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不带走一片云彩——车轮下的滇藏线
米兰—昆德拉说压倒人的不是重,而是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时间赋予各种生命不同的意义,时间流逝催促有思想的人类不断向前。苍白空虚的日子让生命无法承担起任何东西,不想被岁月之鸿毛压倒那就去寻找岁月的泰山。
 
白马雪山,滇藏线第一座垭口达到4000米以上海拔的雪山,骑行滇藏线的试金石,一般而言能骑过白马雪山的人以后的骑行路程就没有多少问题了。
 
书松村——飞来寺,全程80多公里,出书松村翻白马雪山,然后下坡到德钦县,接着缓上坡10km到飞来寺住宿。夜里此起彼伏的鼾声没法好好入睡,晨起感觉已经骑了一夜的单车,一个字——累!只想吃了早点接着睡……
 
远方的诱惑,骑友的催促,正能量挣扎着占了上风,无法停留,不能停留,出发!
 
出滇藏客栈就开始骑车爬山,山路回环我们缓慢地在山体上爬升,爬了两个小时书松村还在眼前,依稀可见昨晚住宿的客栈。骑行滇藏线就是一路转山,只是今天的山路实在太长了,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也许此时,白马雪山的滇金丝猴正在咀嚼松萝,白马鸡一家悠闲地踱出了山谷,一只穿山甲警觉地把头探出洞口……
 
远方的世界里,毛虫正在破茧成蝶,安康鱼正在海底打着灯笼引诱午餐,羌塘草原成群结队的藏羚羊正在迁徙,坦桑尼亚的角马开始遥望马赛马拉……
 
生命被无形的鞭子驱赶着走向前方。
 
人总在找各种理由满足自己,清醒时得不到的东西总会在梦里给予补偿,梦是欲望的满足,但只会做梦的人永远得不到生活的馈赠,永远只能活在虚幻之中。
 
再长的路都有尽头,终于我们快接近白马雪山的垭口了,但对梅里雪山更大的期盼驱使我们决定从隧道下山。日照金山,月印梅里!大脑里早就憧憬着太子十三峰了,快速下山,直奔飞来寺!
 
没得选择的道路,一只脚也会蹦到终点,没得选择的饭含着泪也得吃完。而一旦可以选择人类避重就轻的本能就会立马显现出来。原谅我的懒惰和不够坚强……
 
虽然在进德钦隧道前遇到塌方阻碍,我们还是早早赶到了飞来寺住宿。坡遥路远,骑行多日的滇藏蜗牛队所有人都累了,欣慰的是我们都到达了目的地。
 
雪山林海,浩天浮云,美景入眼皆印心底,以后的梦里反复再现,此是后话。
 
传说有人到了梅里雪山七次,硬是没能看到日照金山。今天天气晴好,但梅里雪山依然云雾缭绕,期待未来日子的好天气和好运气。
天不遂人愿,等了两天没见梅里雪山掀开面纱,无法亲睹卡瓦博格的真容,而我们却必须走了。
 
我们都是旅客,暂住在此生和此身。一切皆非必然,面对偶然的一切本不应有任何遗憾,没有什么东西是属于你的,你也不属于任何东西。花不为谁开放,水不为谁流淌,聚散随缘,去留无意,或许我还会再来,或者我永远不会回来,不管结果怎样,谁也不能带走一片云彩。
 
所谓放下,是超越以后的云淡风轻,而非望而却步的自我放弃。所谓看破,是经历以后的释然,而不是看人挑担的轻松。
 
我还年轻,并没有到了只能躺在床上回忆的年龄。明天一直都在,只是我已经不能尽情地等待。前面的世界很大,足够撑起所有的向往。
 
不再执着的年代,不再誓不罢休的现在,车轮轻快,我选择就这样安静的离开。
 
------本文转自:“拈花一笑 拈花一笑”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