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雪山云中近,静水醉花间。--记丽江出发登顶香格里拉哈巴雪山
感觉这次好像旅了一趟假行。
 
我焦头烂额的坐在电脑前,如果不是一旁的爱人对着电脑“咚哒哒咚哒哒”的学习着丽江手鼓和房间角落里一堆亟待清洗保养的户外装备,就凭这相机里拍下的仅仅三十余张照片,我实在无法确定我真的在丽江待了三天,累积海拔升降共计5960米的三天。
 
宛如跌入了《三体》中的低光速黑洞一般。
 
在丽江的这三天,无法用时间来计算时间,时间只是黑域之外的概念,只是因乳酸堆积而胀痛的腿部肌肉,躁动不安的提醒我,只是那古城里的静水时光,与花芳余绕醉漾着我,在丽江的那些事儿都是真实发生过的。
 
原来,在丽江的故事,只能用生活来计算,而不是,时间。
 
丽江生活,是我的生活,和向往这自由世间的你们,想要的生活。
 
我的生活,在横断山脉中,哈巴峰上。
 
“哈巴”为纳西族语,意思是金子之花朵。
 
哈巴雪山是云南省唯一一座允许普通山友攀登的5000米级雪山。较为著名的攀登记录是:2003年2月由万科集团董事长王石先生率队登顶。
 
从雪山脚下海拔2650米的哈巴村到海拔5396米的顶峰,民族村寨、原始森林、高山草甸、高山针叶林、高山杜鹃林、巨岩石板、雪坡景观逐层而上,风景多样而震撼。
引自:沉三水斩晖《我眼中的哈巴雪山》
 
本次哈巴雪山攀登大队湖南分队,由长沙乐酷户外俱乐部组织,领队:丁丁,队员:江哥、张清凉、我,并由俱乐部聘请哈巴村当地向导四人。此行队员四人共有三人成功登顶,已是非常难得的成绩了
 
诚挚的歉意
由于这次拍的照片不多,可以堪称我写过的最短小的帖子。还请各位看官见谅!
有人说过哈巴雪山的攀登设置是不合理的,因为从海拔高程来看,哈巴村海拔2600米,大本营海拔4100米,顶峰海拔5396米。根据雪山攀登惯例,冲顶营地应设在距顶峰1000米以内,而哈巴大本营距顶峰还有1296米,并且没有C1营地,且冲顶前一天也需从哈巴村徒步十多公里,从海拔2600米上升至海拔4100米,所以总的来说路线偏长。
引自:JohnHans《与哈巴首登者的一对一——八月哈巴雪山攀登记》
 
从丽江出发,驶往长江第一峡——虎跳峡适应海拔后,我们出发前往哈巴村,远方云雾之下,第一次显现出我们此行的目标,掏出手机,为心中的雪山,留下第一张影象。
 
“哈巴雪山就是一座入门级雪山而已”,这一直是普通山友对她的印象,曾经,我也一直是这么天真的认为,但当我这次真正攀登过,我才真正明白“入门级雪山”五个字,有几斤几两。
5000米的海拔我曾重装骑行和徒步上过多次,从来没有过强烈的高原反应,但当这次刚上海拔5000米就高反的我,一路如饮醉般半昏半醒挣扎着登顶后,我才能体会第一天由海拔2600米哈巴村出发穿越原始森林到达海拔4100米的大本营这一段路上,领队让我把摄影装备让马驮着以节约体能的善良用意,也非常感谢我的纳西族向导小杨哥为了确保我在变天前登顶坚持不让我拍照的用心良苦。
 
GPS记录了我这次凌晨04:37分从大本营出发,至10:10分登顶的每一步,每一镐。现在回看这条轨迹,是如此的刻骨铭心,等高线与轨迹相交的每一个点,都有它独特的记忆。
 
白云无心若有意,时与白雪相吐吞。
 
雪生云、云弄雪之景致本应是大气磅礴且美丽的,但是对于登山者而言,这种美,是致命的。
 
所以,一定要做到心中有数才出发,因为爬雪山是会死人的!即便是哈巴雪山这样入门级的雪山,乐酷户外也为我们准备了头盔、冰镐、冰爪、路绳、安全带、主锁等专业攀登装备,并为我们投下了巨额保险。
以下是发生在哈巴雪山的山难记录:
1.2006年10月一韩国女游客哈巴雪山遇难
登顶后滑雪下山,和其他游客分散。韩国导游找到她时,发现她困在半山腰一个冰窟窿里,伤势很重,导游将她拉到安全地带后,立即下山找人救援。第二天,导游带人上山营救,由于风雪弥漫,难以辨认具体位置。当地政府成立搜救组,搜救人员找到她时,发现其已被冰雪覆盖,遇难。
遇难原因:西部陡坡滑雪导致滑坠、暴风雪、救援不及时
 
2.2006年11月上海登山爱好者遇难哈巴雪山
27日,7名登山爱好者没有请当地的向导,带着从虎跳峡请来的向导开始登山。由于7人和向导对雪山情况不熟,导致一名登山爱好者于11月29日14时30分左右,在海拔5300米高处坠崖遇难。
遇难原因:大风滑坠、不熟稔的向导
 
3. 2008年11月24日,两名四川游客在哈巴雪山登山途中发生滑坠事故,当晚12时包括当地消防官兵在内的搜救队伍成功搜救到两名伤者。
遇难原因:滑坠、头盔等技术装备不全
 
4. 2010年10月1日,1支由5人(5人系网上认识)组成的登山队成功登顶海拔5369米的云南哈巴雪山后,其中两名山友在下撤途中发生滑坠遇难。
遇难原因:一人滑坠、伸出援手一同滑坠
 
5.2012年10月一福建籍山友登哈巴雪山时不慎滑坠身亡
山友有高原反应仍登顶,下山时打滑坠入山崖。
遇难原因:滑坠、高反、体力透支
引自:没有_毒《【哈巴】5396M,我的第一座以及最后一座雪山》
 
这一天,灰白色的天际将整个人的内心也染成了深灰色的惶恐,浑身都包裹着一层厚厚的说不清的寒怵。为了登顶,我们一直在和天气赛跑,直到登顶之后我才被获准使用相机。
下撤到月亮湾之时,顶峰已隐没在了风雪云霁之间,回望间,一名登山者艰难的在覆盖着厚厚雪盖的希望坡上,向着顶峰蠕行。
 
向下眺去,几位登山者刚刚登上落差200米、雪坡坡度近50度的绝望坡(海拔5200米),无力地瘫坐在雪窝上大口的喘气。平日里只在天上飘着的云朵,此刻正被风携卷着悄悄地笼罩了我们,让人透不过气来。
 
然而登上了绝望坡,还有海拔更高、坡度更陡的希望坡等着大家。坡如其名,绝望之后便是希望,即便是需要涅槃才能奢得的希望,但那依然也是希望呀!
 
在我登顶后下撤至绝望坡底之时,已是上午10:30分,还有30分钟,就错过了最佳攀登时间,雪山上,午后基本都会变天,尔后强行登顶的登山者,如果执意向上,那在登顶或下撤时极易遭遇气候变化带来的风险。但在纷飞的茫茫白雪中,仍有十数位登山者,即便是累得直不起腰需要同伴搀扶,却仍在坚持着想要实现自己的梦想。
 
为了节约体能,大家只背负了必要的保暖衣物和些许水、食品登山,在攀上雪线后,基本都将随身携带的背包与食品暂存在雪线之下的石头堆里,尽可能的轻装上阵。只有我这个大傻子背着七斤的摄影装备登山。
肆虐的山风,就如无数支来自苍穹的箭矢,猛烈来袭,呼啸着击打在浑身上下的每一处。
“天气不好,最好别拍照!先登顶了再说!”
我的纳西族向导说。
 
大家正在卸包准备轻装登顶时,才刚刚日出而已,我趁着向导不注意,掏出相机快速的咔了一张。
密布的黑云让每一位登山者心中都埋藏着一个心结,因为不知道天气何时会恶化。
密布的黑云也让我心情异常沉重,因为一直以来于我而言,走过的户外线路牛不牛、难不难都无所谓,它只是过程,能不能拍出好的照片,才是我的重点,但是这黑压压、灰蒙蒙的天,要在仓促行进之间出片,太难了!
 
凌晨五点,黑暗中,行走在光滑的大岩板上的这两个多小时,犹如夜登华山一般,知道危险,但是看不到危险。返程时,再次行走在大岩板上,却是大雪纷扬时的白昼,回到大本营时,领队丁丁长嘘了一口气,他一直担心着大雪天气会让大岩板湿滑,一旦发生滑坠,手中的冰镐在岩层上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后果会不堪设想。
嘿,别看丁丁这个“小鬼”,年纪不大,但是户外经验老道,阅历异常丰富,实属新一代的老司机。
 
其实在凌晨四点半出发之后,风就开始肆掠了,大家凭着头上的点点灯光,在光秃秃的岩山上行走,虽然偶有被风吹得改变行走方向,但实际上,山神已经够照顾我们了,因为前一天出发攀登的15位山友,受制于雪山上肆掠的狂风,据说这风,大到能把人给平地吹翻,所以一个都没能实现登顶,只能中途下撤。
而在我们后一天出发攀登的山友,因为大雪致使山上积雪达半米厚,大雪覆盖后的乱石坡、大岩板无法穿越,他们连登山大本营都没能出得去,困在大山营造的围城里,进退两难。
 
其实这一次,我们整个十多人的大团队,成功登顶的也不过半数,对于我们俱乐部这次成功登顶,大家一致认为,俱乐部的保障和自身的技术占了一定比重,但大部分的功劳必须归结于我们的随队神父——江哥。
江哥在大本营组了个拜山局,招呼了好些外地小姑娘小伙子入了他的教派,跟他一起集体磕头拜山神。
 
不仅是大本营里临时兴帮建派拜山神,江哥在前往大本营的路上也朝着雪山的方向诚心跪拜,这才有了这半天难得的“好天气”。
 
上山时,参天巨木、高山杜鹃、至纯松萝随处可见。人儿也是意气风发挥斥方遒。
下山时,漫天大雪饥寒交迫、漫天冰雹饥寒交迫、漫天落雨饥寒交迫。
不过下了山,回到了丽江古城,一切的一切, 却又是另一番景象了。
我想,如果丽江哈巴雪山的生活,是我热爱的生活,那丽江古城的生活,就是大家想要的生活。
 
古旧石板上,斑驳的阳光和绚丽的自然色彩洗去了山里的身心疲乏,馨香的生普洱汤水和醉人的啤酒花,将午后的时间拉得很长,很长……
 
行在古城,每一簇鲜花旁,都有一处古迹,每一处古迹里,都有一个故事,每一个故事呀,都等待着你来读,这里的每一处,每一步,都告诉你,在丽江,最不值钱的,就是时间。
 
交错的水道,让你行在丽江古城就像这古城本身一般随意,阁楼酒吧里的驻唱歌手,演奏着悠扬的曲调;潺潺的流水、满目的芬芳,让你的每一刻,声声慢,步步旋。
 
觅一处茶坊,走过她的通幽小径,还未闻到茶香,却已先醉溺在这静水花间。
寻一间客栈,还未看到诗儿一般的房间,就已进入了花儿醉漾的空间。
停下来,坐一坐,击一段手鼓,吟一曲悠歌。
 
淡季的丽江,淡幽的花香,淡淡的歌声,淡泊的物价。
这个季节,没有熙攘的人群占领每一处的石板,没有无数具身躯出现在你的照片里,这才是属于你的安然古镇。
 
花间,树荫,静水之上,煦阳之下,烫一口铜锅,与友,碰饮一支Heineken,喊一声:唉呀妈呀,安逸!
 
是否,你也想要这样的生活:摩挲着墙上花儿一样的古老文字,品一座陈年醇美的古城,登一座一生难忘的雪山,交几位重似河山的朋友?
 
是否,你也想要这样的生活,在一个清朗的周末,邀友访山,畅享户外。
是否,你也想要这样的生活,精心准备一个假期,桀骜于苍穹之下,纵驰于旷野之上。
是否,你也如我,心里有一个魔,想要浴火涅槃之后,享受脱胎换骨般的宁静与安祥。
其实,每个人的内心,都住着一个魔,愿能乐享生命,酷我生活,扼制心魔挣脱束缚,才能拥有真正的自我。
 
------本文转自:“阳雨成”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