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丽江旅游攻略之遇见泸沽湖
上班做饭拖地抹桌,单调平淡波平浪静的日子过得久了,未免有点寡淡,总想漾动一点点涟漪,春天又到了,美女妹妹与美女姐姐们讨论去游泸沽湖,硬是插上一杠子的凑进去,离去还有半月就开始搜寻泸沽湖的天气,不是雨就是雨夹雪,还解嘲似的说下雨下雪就在宾馆里打牌看湖。
 
       及至泸沽湖,天蓝云白,第一眼看见她,是在一个较高的观景台往下的一瞥,群峰环绕间蓝莹莹的一弯静水,波平如镜,幽美神秘似窥仙境,仿佛离你很近,又仿佛离你很远,在若即若离间让人意惹情牵。去坐猪槽船,湖边的柔风吹动颈上的丝巾,纯净而又沉静,湖面随距离的远近天色光线的明暗呈现出由淡绿至宝绿再至宝蓝至深蓝的变幻,猪槽船上,船夫的浆划过清澈的湖水,水珠随着船浆的划动起落随风滴落面颊,清凉而滋润,间或有鱼儿在透明的水中游弋,惹得阵阵惊叫声起,手伸入湖中,掬一捧湖水,入口清洌甘甜,上到湖里的里务比岛,岛上有藏传佛教寺庙,经幡飘动处,一树一树雪白的梨花开遍,遒劲的枝枒伸入湛蓝的天空,越发白得透亮,烂漫,圣洁。
 
‌       泸沽湖边的摩梭人沿袭母系氏族社会的生活方式,是传说中的女儿国,女性为尊,家中最年长的女性称老祖母,掌控家中经济事务大权,信奉喇嘛教,实行走婚制,随着交通的便捷,社会的开放,现代的摩梭人汉化了很多,走婚的少了,明婚的多。拜访村落摩梭人居住过的老房子,有二进,前进为花楼,后进为老祖母住房,三道门,外门,老祖母居住的房门,后门,老祖母住的房是一家子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进老祖母房门需先迈左脚,房中有灶火塘,塘火终年不息,一家人一日三餐围坐在以老祖母为中心的火塘边,听老祖母讲道义,唠家长里短,共享天伦,想象着曾经的摩梭人生活虽不富足,无医少药,但一家人能围坐在一起,灶火的光映红的脸庞,笑容一定是灿烂从容的,心也一定是的欢乐而淡定的,日子也许也是安静舒缓的,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不变的是共亨的天伦,此屋边上有一扇小门(后门)开向屋后,一扇生死之门,一个摩梭人的一生只开两次,生开一次:母亲临产,在门外搭棚,临产的母亲在那自行生孩子自行断脐带,临终再开一次,后面仍搭一小棚,临终前在那至生命终止,类似于老家的传统,临终穿戴好寿衣安放铺上直至安葬,摩梭人信藏传佛教,信仰人死即入天堂,可以轮回,故摩梭人故去后找一山头就地火化掩埋,不立坟碑,每年有固定的日子一家人转山祭祖,所以摩梭人的居住地看不到坟茔,这样的方式还真的是环保,一道门,开二次,生与死,一个人的一生便浓缩在这道门里。泸沽湖边摩梭人的篝火晚会,虽带有明显的商业表演气息,但舞跳得还是很活力,特别是小伙子的舞,很有一种原生态的激情与张力,让人忍不住想融入共舞。
 
‌        看完篝火晚会返宾馆,沿湖路上,车窗外,夜色下的泸沽湖美而不自知,正是近月半的日子,一轮浩月当空,如洗月光下的湖面微风吹动,泛着银白的波光,隔着车窗看去,月与湖仿佛在深情相望,略带点忧郁清冷,略有点沉寂落寞,似互诉满腹相思的情侣,清辉含情,波光呼应,旁若无人,从古至今。叹的是:寂寞天飞镜,曾照嫦娥影,年年波生处,一轮孤月明。  
 
‌        导游是泸沽湖边的摩梭小伙子,他自我介绍说他妈妈是摩梭人,爸爸是藏族人,他是走婚的后代,第一眼看到导游,梳着很潮的小马尾,鬓边的发剃得很短,只留中间的头发梳至后脑一扎,衣服也是灰绿的没有花纹的迷彩服的式样,穿着马靴,手上带着绿松石的有藏族风格的大大的银戒指,皮肤是高原人特有的黑黄,以自己这种年龄的人第一眼看着太酷,似乎有点不太靠谱,自我介绍时他说他叫龙布顿珠,不是别人常叫错的萝卜炖猪,于是我们都笑了,都叫他顿珠,一路走下来,发现其实说话做事倒是很稳妥,不疾不徐,音质磁性,,有点与外观不一致的隐忍与克制,平和而自信,有一种气定神闲的笃定,他说他初中文化,也许因为是导游,见多识广,也许是因为自幼信仰的藏传佛教,心是沉静而不浮躁的,看起来倒像受过高等教育有素养的样子,与第一眼的感觉大相径庭。
 
 泸沽湖太美,美得有点梦幻,有点不真实,遇见前,泸沽湖是梦中的泸沽湖,游湖后,泸沽湖仍然是梦中的泸沽湖。
 
------本文转自:“ 萤火虫文学”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