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泸沽湖的那一夜

  泸沽湖被称为“东方的女儿国”,那里的摩梭人至今沿袭着母系氏族的传统。真想去看看。

       利用“五一”小长假这点珍贵时间,我们全家五口人与孩子们的同学、同事驱车到泸沽湖游玩。4月30日凌晨从成都出发,擦雅安、西昌、盐源而过,到达泸 沽湖已临中午,足足跑了十二个小时。
 
      蓝天白云倒映在清澈见底的泸沽湖水里,随处可见的格桑花给泸沽湖增添了还不少色彩。湖水清澈见底,完全能看到湖底的水草。为了保护泸沽湖,政府禁止在湖上使用带动力的船,只能用人力船。泸沽湖比较小,一眼能望得到对岸,也只有大力保护才能维护泸沽湖的美丽。
 
        在泸沽湖镇吃完午饭后,顺路到了草海景点的女神湾,女神湾有一座约3000米长的“走婚桥”,这是摩梭族人“男不娶,女不嫁”的历史见证,也是我进一步了解摩梭族文化的第一站。
         按照事前在网上所预定的住宿客栈,我们驱车来到十多公里外的小洛水村,这里为云南省丽江市宁蒗县所辖,因为泸沽湖地跨四川和云南两省,是它们的共有财富。我们住宿的客栈是一家民宅扩建的,前面是古色古香的新木楼,后面则是摩梭族人的原著房屋。这家客栈的老板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山东俊男,前几年来到这里创业,由于他的原因我们得知了摩梭人的一些信息,并在这家预定了晚餐。
 
        天黑之前,我们就在摩梭族人家堂屋里就餐,也观赏到里面的布局:门槛较高,只能跨进不可踩立,否则是对摩梭族人的不恭不敬;两根半米直径的立柱分为女柱和男柱,而女柱为同一棵树干的下节,所以直径要大些,象征着女性压倒男性的绝对权威;女柱旁边是一间不大的祖母床(有的地方是祖母屋,一般人禁止跨进),只能睡下一个人,这也象征着祖母具有至高无上的地位,任何人不可再来侵犯;转过来是神龛,装点着一些红红绿绿的吉祥物件;下面就是火塘,罩有四脚锅架(有的是三脚),既能烹食又可作祭祀之用;屋角有生门和死门,新生儿从生门抱进,逝世者从死门抬出;墙壁上挂满了唐卡、图腾之类。整个屋子灯光昏暗,森、严交融,我们边听客栈老板摆谈边在心里打怵,要是一个人根本不敢进去。然而,第二日早饭后,看见一个女游客牵着小孩进了堂屋,我犹豫一下也试着跟了进去。原来里面已生起了火塘,一个摩梭族女子正在为几个游客侃侃而谈。那个女子见我立在旁边一会,便说道:“阿哥,您过来坐。”我应邀坐了下去,也静静地听那女子娓娓说来。她介绍自己曾受过汉文化教育,回来后当过几年教师,所以对普通话说得也较流利。她讲他们目前在家的有祖母、母亲、舅舅、姨妈、本人及兄弟、表妹七人。
   
         慢慢聊天,她又谈到她是1974年出生的,至于哪天哪时母亲和自己都记不清了。她还介绍摩梭族人对简单疾病的治疗方法,如感冒、积食、肥胖、类风湿等等,一般不用吃西药或打针,只服用中草药或药膳即愈。至于类风湿顽症的治疗更为简单,用手掌蘸上凉开水拍打膝盖弯处,直至有污血渗现即可。她的祖母现已八十多岁,从没有类风湿等诸症,行路犹如年轻之人。她有一双儿女,都在外面谋事,并自豪地掏出手机展示她儿女的俊秀画面。当游客问到她的老公常不常回家时,她搪塞说老公在泰国寺庙画唐卡……问到这里我们也不好再寻根问底了。至于她的父亲,听说早已过世,是不是实情我们只有去意会了。依我看来,他们家里的成员结构,母亲则是一家之主,而舅舅、姨妈等人又都住在一起,又没有“祖父”这一称谓,可见他们仍然沿袭母系社会这样的居家模式。 
 
         时间拉回到昨日下午,我们住宿的这家客栈对面就是“马帮大院”,左右各有条幅对联:“马帮精神,艰难进取;母系文化,源远流长”。我与妻子在客栈稍作休息后便信步来到马帮大院,院里早有数十个年轻旅客在嬉闹着、说笑着。他们搞的活动就是“爬花楼”,是“走婚”的形式之一。前面提到过的走婚桥就有这样的介绍:“……男性称女情人为‘阿夏’,女性称男情人为‘阿注’,以歌唱、舞蹈的方式对意中人表达心意,若称心则白天与女子约好后于半夜前往‘花楼’ ……”此地此时,只见主持人先将一位游客“阿夏”请到花楼之上,然后要那位游客“阿注”从两米高的楼下爬上去。那位“阿注”又胖又笨,爬了好几次都未能成功,最后还是主持人拉他一把才勉强上去,顿时引起同游们的嬉闹笑声。主持人又发话道:“你们下面还有没有情侣上来?”他见下面只有嬉笑没有动静,便对楼上的两位情侣打趣道:“那里面有一张床,你们该干嘛就干嘛去吧……”
 
        顿时又引起了大家的起哄声和嘘闹声。虽然这是一场活动,但亦可想象到摩梭族人真正走婚的此境此情。晚饭后,那位曾为我们上过火锅鸡菜肴的“一家之主”(这家的母亲),又邀请我们去参加马帮大院的篝火晚会。后来得知,原来她的儿子正是这场篝火晚会的主持人,而她的侄女也是其中的舞者之一。晚上进马帮大院是要交费的,大人30元而小孩免票。关于篝火晚会也有这样的说道:“……暗夜里驱寒撵兽,饥渴时生热化腥,真正向火而生,不由围火而舞。手之舞之,足之蹈之,是谓‘篝火舞’。当其时也,月明于上,火明于中。男女老少心灵相通,舞步连贯,随首领铿锵脚步,手指相连,脚步回环。俯而为‘洗麻舞’,顶而为‘斗羊舞’ ……
 
         今晚的篝火晚会主要有两个环节,首先是唱歌、跳舞的表演节目,摩梭族人果然有一副原生态的好嗓子,那天籁般的歌声飘扬在泸沽湖的夜空,也沉醉在游客们的心里。最后的就是主、客互动环节,怦然心动的游客在摩梭族姑娘的邀请下,手指相连脚步回环地跳起了篝火舞,大家齐唱“啊哈吧啦吗哒咪”。正所谓:“在浩瀚的星空下,是难抑的激情?足以吓退来犯之敌!是深切的念想?不三叹,意难平!” 
 
         泸沽湖面积约52平方公里,水深平均45米 湖水清碧、湛蓝,是中国难得的高原湖泊。泸沽湖为天然形成,而摩梭族则是人类所至,这两者之间有什么特殊关系呢?我的臆想是没有必然,只是偶合。是泸沽湖的自然条件养活了摩梭族人,又泸沽湖因摩梭族人的勤劳而变得美丽。对于摩梭族与泸沽湖的天合良缘,至今仍有种种猜测和说法:有的说是成吉思汗当年举事时被打散的一支部队,后来不愿到元朝为官,就在此地世世代代繁衍下去;有的说是纳西族的分支,因为他们的语言、服饰、婚姻习俗与金沙江西部的纳西族人大同小异;有的说他们信仰的是藏传佛教,是不是与藏族有一定的历史渊源哩?我想事越千年之久,后人再怎么考证也没多大实际意义,反正有我们摩梭族这个兄弟民族就好了。
 
        这天早晨,我们告别了小洛水村后开车进行环湖旅游,很想把美丽的泸沽湖看个够。在浩淼的泸沽湖中,还有许多令人神往的景点,如草海、里格岛、里务比岛、王妃岛等;湖畔有大洛水村、小洛水村、情人滩等;湖的远处还有那象征母系文化的格姆女神山。草海我们早就去过,亦住宿在小洛水村,后来在大洛水村用了午餐,并在情人滩的贝壳道具里留下我与妻子、孙女的合影,也算是对泸沽湖的一点留念吧。
 
         里格岛是离湖畔最近的景点,有几家较高档的酒店和娱乐设施,既能步行又可乘舟环游。这里的猪槽船比原始的要长要宽,可一次乘坐十来个人,并使用电动螺旋桨。船主主动过来与我们搭讪,并敲定了价格,我们便欣然接受了。坐上猪槽船,我的心情豁然开朗起来,用手抚摸着柔软而细嫩的湖波,遥望葱绿而茂密的青山,合着眼心里一默就像自己是一滴小水珠,完全融入于静静的泸沽湖中。可孩子们的心境却与我有些不同,他们开怀地打趣、大声地呐喊、不断地拍照,尽可能将泸沽湖的美丽囊括在镜头之中。
 
        王妃岛我们无暇前去,但泸沽湖的“最末王妃”虽然成了历史,但早就为我所铭记,因为我在电视上就见到过她的尊容。有关资料言到最末王妃就是成都籍女子肖淑明,她是刘文辉属下肖显臣之女,16岁(1943年)时因政治需要嫁给左所(现泸沽湖镇)土司喇宝成,有王昭君、文成公主和亲之赞誉。肖淑明于2008年因病去世,但她生前曾受多家电视台采访,由此可见泸沽湖的扬名与她有着密切的关联。
      2008年10月,81岁的末代王妃肖淑明突发脑溢血,悄然离开人世。她的一生是值得钦佩的,这个悲凉的故事当她驾鹤西归失去了“旅游价值”之后仍应该流传后世。
 
         如今,那岛上王宫中的佳人早已不在了,时光如流水,只有泸沽湖水依然湛如蓝,远山依旧青如黛,湖畔人家依旧清纯如昔。
 
         离开泸沽湖时,坐在了车上的我们眼神中,都会有浓烈的不舍,我们只在这里 住了一个晚上,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没有将泸沽湖更多的景致来进行一一点赞,这是我心中的遗憾。不过,泸沽湖是东方母系文化家园的最后一朵红玫瑰,离成都约800公里之遥,我能在今生谋上一面,并与摩梭人家有过近距离的接触,也对他们的风俗有了一定的知晓,亦可让我这位酷爱文学的老人心满意足啦!当然,如果有时间我还想再去,多住上几天,可以多写几篇关于泸沽湖的文章…… 
 
------本文转自:“西部故人来”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