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大理需要一个义工

 在大理客栈的晚上,掌柜军佳七点多就会把烤茶的火炉架起来,然后我们就会像在丽江的火塘屋子里一样围坐在庭院里看着头顶的玻璃鱼池一起喝着军佳给我们烤的普洱茶聊着一些有的没的。

 
(右是军佳掌柜,左边是我印象很好的金燕姐)
 
烤茶是云南当地的一种泡茶方式,军佳烤茶的手法是从大理“贵族”赵校长那学来的,虽然我喝不出什么特别的味道,但是确实挺香的。有时候跟客人围着火炉聊天,只要客人会问烤茶的来历,军佳就会挑挑眼示意胖子给客人说说“白族三道茶”,而胖子每次介绍的时候总会在这个或者那个环节忘记了让军佳补充一下。
 
我觉得军佳和胖子也是很神奇的组合,胖子是92年的,比我大三岁,手游端游玩得那是一天都不带停的,但他又懂很多关于文学的知识,懂三国懂红楼梦还会各种古诗散文。
 
在大理27天的时间,胖子和军佳那是只要有点论题,总会辩个二三十分钟。在我看来,胖子总是能吧啦吧啦地把一套又一套的理论搬出来让军佳不知从何辩起,不看胜负不看辩题是否有意义,只看胖子和军佳的各种争论我就觉得特别欢乐。
 
(每天晚上烤茶的院子)
 
到客栈前,总觉得军佳是个严谨的老学究专门研究国学传统文化,最爱挂在嘴边的就是弟子规和大学大学,回广东的时候就发现虽然他确实经常说弟子规和大学,但是却不是什么严谨的老学究,就是一个想家想孩子的普通父亲,普通到大学门口小车车头放水的典故都不知道。
 
每天都可以听到军佳在跟他家几个月大的孩子视频聊天,在一楼就能听到他对着手机一遍又一遍地说着:“小狼崽(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称呼,听着是这样的),你想爸爸了没有?”
 
关于军佳其实还有很多对他的认识,比如有时候很好学,有时候又很神仙,我也没办法一点点说,不过你可以去大理跟他坐一坐聊一聊呀。
 
关于胖子
 
(我胖哥说快拍出我好像在夏威夷度假的感觉)
 
胖子说,来大理的大部分游客不是失恋了就是失业了,我觉得我不在这个范围内,因为其实我是失恋而且失业还TM失去方向了。
 
胖子总是嘲讽我失恋来大理的事情,还是假装轻描淡写地提起的那种,静雯在一边就会哈哈哈哈哈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地大笑一起嘲讽我,然后两个人就一副假正经地说些关于我EX的事。
 
(胖子带我去玩扎染)
 
有一次,在客栈前台晃荡,聊起我和静雯出去拍照的事情,胖子突然看了我一眼就说:对哦,凯旋去年七夕给我们拍的大合照还在呢,来来来看看哪个是他女朋友来着。
 
还有一次,在车上,胖子又说:凯旋啊,你去年七夕的时候来我们客栈怎么回去就分手了啊。你确定去年没带女朋友上过昆明的西山?(西山有个分手山故事)
 
反正就是各种嘲讽,但我跟胖子应该是最能玩得来的,毕竟我见识过他被吊打的真瞎子,也见识过他带我刷火影忍者秘境17层各种老司机翻车。哈哈,别飞过来广东打我。
 
(我和胖子的合照,看他叼得不行的样子)
 
关于高飞
 
高飞是客栈的管家,是个东北汉子,特长就是能侃而且每次侃的内容都不一样。说实话,也是很佩服高飞的,他19岁就从家里出来了,去过拉萨骑行,去过福州,去过各种地方,也认识各个地方的人,甚至微信里还有广东肇庆的朋友。用他的话说就是:我这个人啥也不会,做什么事情都是多亏了朋友帮忙。
 
(左1就是高飞,我们都喊他高大爷)
 
听他说过东北吃海鲜的方法,听他说过拉萨青旅里的故事,听他说过台湾,听他说过各种故事,但是印象最深的就是他说的:都他妈疯了吗?语调是真的很带劲,就喜欢听东北人说话。
 
自从胖子和林丹出门的时候给高飞带吃的喝的,高飞说了好多要求之后,胖子就开始喊他高大爷了,喊着喊着,我们所有人都喊他高大爷。
 
他们三个风格都不一样,但是都说过一句话:大理就是神经病多。
 
这句话是怎样说起来的我也忘记了,就记得军佳之前跟我说过大理就是神经病多,多呆呆你就知道了。
 
(苍山半山腰的莫催茶室)
 
有一个晚上,在餐厅吃饭,聊着什么事情吧好像,军佳问了我们一句,大理什么多?高飞看我们都不说话,就说:神经病多嘛。
 
后来,军佳总是等饭菜凉了才下来吃饭,几天之后,高飞就会跟我们说,不用等他,大理就这样,神经病多。
 
说着说着,当我们遇到一些无法理解的事,我们就会很默契地说:大理神经病多嘛
 
包括我因为失恋来大理,他们也会很默契地说,大理嘛,神经病多。
 
(大理的大冰的小屋,正在唱歌的是王二狗)
 
昂...顺带一提,我把她送我的第一件礼物放在了客栈里,就当是把这段经历放在大理了吧。
 
关于静雯小徒弟就不说了哈哈,这是个坑货,坑我吃了好多雪糕。
 
来大理确实让我收获了很多,每一天都多多少少有些收获。
 
吃过湖南小影姐姐煮的一大桌湖南菜,吃过胖子女朋友林丹点的“微辣”正新鸡排,吃过客栈周边最好吃的黄焖鸡,吃过东北金燕姐亲手包的包子,也吃过客栈大姐煮的饵丝肉酱,还吃过胖子做的炒锅烤鸭肠。
 
认识了台湾的两个朋友,认识了养边牧的大叔,认识了玩自然音乐的阿坚老师。
 
去过环洱海,去过扎染,去过苍山,在苍山上享受过一场音乐茶会,去过大冰的小屋,进过树洞。
 
二十七天的生活,真的不是用文字能写出来的,更不用说我这种烂笔头了。
 
我只知道,这一次的二十七天,绝对不是我最后一次去大理。
 
其实刚到的时候,我都是用尊称的,比如喊军佳是掌柜的,喊高飞是管家,喊胖子是胖子掌柜。后来也不知道被谁拐跑了就这样喊了,哈哈,还好大家都不在意。
 
-------本文转自:“混着”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