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我要离开丽江,好好生活
如果不是偶尔看见那些关于丽江的朋友圈,我压根不觉得我已经离开丽江整整五年了,许久未触碰的那条心弦又“嘣”了一声。这五年我回过丽江几次,至今最后一次喝醉是在丽江,在一个老朋友的面前。
 
那是2015年夏天,我在我离开之后新开的『繁花』点了一瓶红酒,这里太Fashion 了,不像我当初认识的丽江,我不适应,匆匆离开,一出门却又倒在了正对面服装店AA姐的怀里。我还没有醉。
 
我模糊记得有老友约我去『江湖』坐会儿,但我的腿不自觉的往小酒馆的方向,踉踉跄跄,几乎是闭着眼睛在文治巷摸索着走了进去。那时,那时我还不知道当年突然失踪的小酒馆前任掌柜落落已经离开人世,而她微博最后一个点赞是给了我。
 
这里一切都没有变,一样的吧台,一样酒柜,一样狭窄的空间,一样咯吱作响木门。变的是吧台里站着的变成了老千和鲨鱼,变得是这里没有了小同的烤肠,我也没敢提我曾经钟爱的『触电冰茶』,变得还有这是我第一次在小酒馆喝了回红酒,变得是没有了通宵的杀人游戏……
 
老千陪我喝完了一瓶,又喝了一瓶,他问我,想不想丽江的老朋友?想不想丽江的人和事?说好久没有看到我手提鸟笼摇摇晃晃的走在五一街回家的路上,说附近的人好久没看到我了,说好久没有看到我摔跤了……还说,丽江是家,心的家,要是累了就回来。
 
当我听到『当我想你的时候』响起,我不记得我哭没哭,但我倒在了吧台上,毕竟那时的我已经戒酒两年了,跟当初一晚上五六种酒混着喝,还能自己走回文明村114号院的时候没法儿比了。
 
那晚上,我模糊记得来了很多老朋友,因为这里是只有称得上“老丽江”的人才会来的地方,兵爷来过,老炮儿刘哥来过,彬彬哥来过,江山哥来过……鲨鱼哥一直都在,因为他是这里新主人。后来,至于自己怎么回的客栈,断片儿了,我只知道在丽江有朋友,我是安全的,以前总有阿Key陪着我。
 
此时此刻,我脑子一直回想着那句响彻古城的歌:那一刻往事涌上心头,刹那间我泪如雨下,昨夜我静呆立雨中,望着街对面一动不动,那一刻仿佛回到从前……
虽然我十分想要忘记掉那段虚度的时光,尽管只是个插曲,但它也的确华丽丽的载入我人生的史册,无论面对谁,那都是永远擦不掉的一抹蚊子血。
 
这些年,我一直经常在默默地关注着成千上百个还在丽江生活和已经和我一样彻底离开丽江的朋友们发的朋友圈,看到那些熟悉的背景和熟悉的面孔,我的确会想念你们,想念某些人的歌声,某些人的鼓点,某些人的吉他,某些人的调酒,某些人的饭菜……
 
想念那一段你们见证我颓废的时光,那些我把酒当水喝的日子,那些从下午起床一直喝到清晨才睡觉的日子,那些夜宵可以转场四五顿的日子,那些从来从来从来就没有清醒过的日子。
 
想念『五一公社』,因为一首歌让我加入了的酒吧,想念老付操着一口浓郁的福建口音说“干了!”,想念船长浑厚深沉的情歌,想念梁凡清亮而独特的嗓音,想念摆摆,想念超哥……想念每一位曾属于过这里的社员,想念每一位在这里跟我碰过杯的客人。
 
想念『我的酒吧』,想念老孟和侄女孟想,想念小杰,想念马融,赛,翔子,柯一,疯子,小峰,土豆,还有非驻唱嘉宾辛子哥……想念桐桐的死亡之吻……还有楼上『泊客』酒吧的老板轩轩的暖心一笑,想念每一次搞Party时的火爆场面,和每一次我亲手布置时的那种兴奋感。
 
想念『阿妈拉火塘』,想念这个当初我来丽江第一个去过的酒吧,虽然一场大火,已经让那里不复存在,但我依稀还能想起磊哥带着我们一群疯子围在火塘边大口吃肉大口喝酒,跳舞唱歌时的情境,还有那只挂在墙上的老鹰标本,磊哥肩上的小猴子至尊宝,磊哥客栈里那只傻乎乎的阿拉斯加,还有我那时在泸沽湖骑摩托摔瘸了的腿。
 
想念很多朋友们的酒吧…想念朋友们的客栈…想念朋友们组成的乐队……想念大街小巷的淘碟店,日复一日的“滴答”、“一瞬间”、江湖乐队的“幸福着”、野娃娃的“云南”、遇见康康的“在路上”……还有小娟的唱着“蓝蓝的天,往事一缕轻烟飘过你的眼帘,沉默眼,请回答我还爱不爱我的从前……”
 
想念我最爱给所有人推荐的餐厅『角落巷肴』,想念椒辣鸡和啤酒鱼,还有满墙的江山语录……
想念现在依旧热闹的『巷里』,想念辉哥的热情,想念老乡厨子的麻婆豆腐和兔脑壳……
 
想念『老兵火塘』,想念兵爷的火塘烧烤,想念一边喝着热乎乎的绍兴黄酒一边听兵爷讲故事,想念兵爷每次见我时的那句“帮主,来啦?”
 
甚至想念『大冰小屋』,早已没有恨,有的只是故事,只是和你书里写的不太一样。
想念花马街一鱼三吃的虹鳟金鳟、象山市场的腊排骨和金凯广场的黑山羊……
想念香格里大道的畅通无阻和远方的雪山美景……
想念新城的各大KTV,想念听你们这些专业歌手唱K的玄妙感觉……
 
想念五一街的三步一熟人,想念四方街的歌舞升平,想念七一街的“云南十八怪”,想念酒吧街的灯红酒绿,想念狮子山上俯瞰的古城全貌,想念万古楼边悄悄落下的斜阳,想念那辆忘记送给了谁的梁凡陪我买的小蓝单车,想念北门坡我骑上骑下时的艰难和快感。
 
想念我们的象山晨练队,想念在象山上遥望雪山,俯视黑龙潭和清溪水库的美景,想念束河的那些马、那些狗和那些水,想念向着雪山一路骑行的逆风快感,想念白沙古镇的正宗牦牛肉和淘不完的古董玩意,想念让我恨之入骨的永远也打不到的丽江出租车。
 
想念丽江永远千变万化的彩云晚霞,想念挂在青瓦檐上的那一弯月牙和繁星闪烁,想念常年温暖的阳光,想念偶尔淅淅沥沥的小雨和百年难遇把古城淹掉的暴雨。想念当年我养的两只鹦鹉,想念那些年我在丽江认识的每一个人,每一次交集,或仇人或友人,或萍水相逢一面之交。
 
下面是我时至今日,公元2018年,我给大家的一些总结汇报:
离开丽江之后,我在昆明生活过一段时间,但最终还是选择回到了家乡成都。习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方式,我没办法去适应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工作,我做过微商、卖过玛卡、做过经纪人、卖过松茸、做过电视台编导、也做过影视选角导演。
 
就这样一转眼,五年了,我不仅已经有了一个很爱我的法定丈夫,我停不下的脚也已经带着我走遍了15个国家88座城市,如今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文化传媒公司、科技有限公司和即将成立的国际贸易公司,虽然这让我累得快要喘不过气来,但我觉得自己的状态特别棒,我依然乐观,依然对未来充满了动力!
再难过再伤心的时候我都不会再买醉,我学会了正确的调节情绪。而这些丰硕的收获其实真的必须要仰仗我在丽江的那一段无法形容的经历,这是涅槃。
 
 那时,在丽江,我几乎想要把自己是谁都忘记掉,所以你们看到的我就是那么一个没心没肺疯疯癫癫奇装异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遭人闲话却又人气爆棚的『李黑米』,仿佛我就是全世界最逍遥最无所谓的人。我以为『我是神仙』,其实我不过是进了『疯人院』。
 
但我明白清楚的知道,实际上是我一直在逃避。丽江是个特别适合逃避的地方,这里没有家人的唠叨,没有城市的快节奏,没有那么多方案和报表要做,没有戴着面具的各种饭局……交友可以通过一杯酒就掏心挖肺,感情可以随意发泄不用负责,饭是可以蹭的,酒是可以坐在青石板上吹瓶子的,地摊是可以摆在大石桥上吆喝的,大腕儿明星对古城常驻人来说更是早已司空见惯的。
 
在游客眼中的我们仿佛生活在电影里,过着轰轰烈烈的日子。在没来过丽江的人耳中,丽江就是他们向往的神秘之城,艳遇之都。在我来丽江之前的朋友口中,我彼时的生活方式竟然让他们羡慕。
 
我挺佩服我曾经能在丽江待那么久,从一个人们眼中那个穿着补丁衣衫和快要磨透的布鞋流浪来的跛腿小乞丐,变成了丐帮帮主,还变过一次白发魔女,一次脏辫哥和一次光头小妹,总之离开之前,我一直是朵奇葩,一个千杯难醉的酒坛子。其实丽江的你我他谁又不是在伪装自己?都想用虚伪空乏的东西来装裱自己那时那个早已迷失的灵魂,这种体会只有待在丽江的人懂。
 
好在,一切都一去不复返了,回忆中只觉得那时候的自己很可怜,而那时的自己却认为自己很牛X。
 
如今我过得挺好的,知足满足睡眠足。我不烟不酒不宵夜,我周末可以回家陪家人们一起吃饭,我有一个长得不帅但特靠谱很上进很疼我的老公。我有一份我喜欢的事业,和一桩我擅长的买卖。乐观的心态,平和的心境,正确的价值观,这使得我距离我的理想生活越来越近。
 
我想这才应该是我人生的主旋律吧?
或许你们认为我有社交天赋,就适合在灯红酒绿里去挥霍我所剩无几的一丢丢青春本钱。但事实上,我是个十分讨厌接触陌生人的孤僻孩子,我讨厌聚会,我讨厌认识新朋友,我更喜欢一个人窝在一个小而温馨的空间里,看看电影看看书,养只小狗,再养一些花儿,偶尔和闺蜜喝个下午茶。
 
这就是我对你们的汇报,我感谢你们,如果你们曾惦念过我,或者到现在还记得有个『李黑米』曾叱咤古城。
 
丽江是个梦,梦醒了,就该继续去编织另一场更为长久而现实的梦了!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路要走,人生没有不散的宴席,也没有不能原谅的错误,和不能理解的误会。地球还在转,故事还在继续……
我很庆幸,我来过丽江,爱过你们。
愿大家活得其所,死亦无悔。
 
PS:我的真名叫李可欣,木子李,可爱的可,欣赏的欣。
李黑米是谁?我不认识,但你们也许认识。她不会再爱野马,因为她不需要他有草原。
------本文转自:“丽了个江”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