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为什么是大理?
前几天,和邻居蓝天、小乐坐着喝茶的时候闲聊了一会。他们俩人合伙开关两家客栈,同时又有着各自不同的生意。他们比我早两年来到这个地方,对于大理要比了解得多一些,偶尔的闲聊,难免是会聊到几年来这里的变化的。小乐说:“人民路真tm是一个神奇的地方,但是现在全都是做生意的了,”他转过来拍了一下我肩膀,“现在你算是最后的一班了。”
 
2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活在大理的原因,经常也会看到一些关于大理的报道和评论。常常会有看似资深的人写上一篇几千字的文章,站上一个制高点感叹一番,我们站在地上的人,抬头看这样的论调,除了脖子酸,也还会觉得一种不知道从哪来的酸。这样的论调常常会提到这里死掉了,灵魂没有了,太商业化了,风华不再了。讲起来就像是天要塌了一样,要命的是如果天塌了,这些站在高处的人,可不会帮我们站在地上的去顶着。
 
在大理的三年生活,差不多就是站在地上,平时多低头看路,也偶尔抬头看天。
 
3为什么会选择大理生活?
很多路过的游人在街上认识我之后,会问我这个问题。其实,我曾经也是有一个宏大的梦想的,画了一张路线图去环游全国。还先定了个一年的小目标:先走一半。然后,写些东西诓一诓人,谈一谈诗和很远的地方。想想也是挺装逼的事。
 
装逼的狗子
 
而实际上呢,我安装失败。留在了大理,在村里做饭,在街上卖(ma)画(ren),这三年认识我的朋友,很大一部分是通过这几件事情促成的。
 
初到大理,最大的感受是自由和快乐。自然风光顶级不足,一流有余,足以加分。气候宜人,可以再加一点分。
 
夏天夜晚的洱海边
 
在大理最开始生活的几个月,基本上是瞎混的。承蒙朋友的帮忙房租也用偶尔在院子里看看家就给抵了。来大理之前在广州的时候,只要睁开眼就感觉欠这个城市钱的感受,在这里也就烟消云散了。这样的状态下,也有了一些时间可以画画。小时候喜爱的事情,现在可以有自由的时间去从事,这不比走狗屎运差到哪去。
 
但肆无忌惮地瞎混并不是可取,毕竟我体内没有什么嬉皮的成分去支撑这样的行为。带着画板去人民路谋生,遇到了很多愿意走近我,关注我作品的人。这让我觉得我在这里可以实现我想做的这件事情。同时也钦佩和感谢那些没有被我写的那个“滚”字吓跑的人。这些事情,也为我做选择在这里生活的决定加了不少分。
 
4大理,这两个字承载了很多美好的向往。电影《心花路放》用低俗的方式,向全国范围肤浅地推荐了大理,无数人哼着被传唱到令人发吐的《去大理》说是要来这找艳遇,最后有很多骂着爹娘悻悻离去。伤害他们的并不是大理,很可能是从某江过来的酒托朋友们,但更多的是本来就跑偏的心理。
 
也许那啥就在洱海边
 
张扬导演拍的纪录片《生活在别处》,很诗意地描绘曾经的新大理人的生活,让很多人觉得诗一样的生活,好像并不在太远的地方,最远也就是卖掉北上广一套房的距离。但是,那些也都已经成了比较遥远的历史,大概和北上广的一套房差不多遥远。
 
这个地方,是很多人带着梦来的,有人在这里把梦做成了,也有人梦在这里碎了。这两年这里的变化很大,因为这两年带着钱来的人比带着梦来的人更多了,用钱把梦敲碎,跟拿石头敲个鸡蛋没什么两样。那么,这两年谈论资本洪流冲散灵魂的论调层出不穷,也不足为奇了。
 
但那应该是因为他们把洪流说得太猛,把灵魂抬得太高。
 
前几年的人民路-图片来片网络
 
曾经自由如乌托邦的人民路,确实是一个很神奇很特别的又有点“不合理”的存在。聚集了很多来自不同地方不同国界身怀绝技和不一定身怀绝技的人,形成了一个异样自由包容的生活氛围。但是这些神奇特别又有点“不合理”倒并不至于达到了灵魂的高度。那些来了不走的人,大概也是因为那点“不合理”。我不确定是不是都是这样,但确实和我们很多人生活的地方不太一样。如今,我也没办法再去证实这件事情了,因为也不能否认这些洪流(不止是资本)冲散了那些自由又简单的存在。他们没有消失,只是留在这里开变得不那么容易了,你要是来了,不那么着急没那么焦躁,那些飘在天上的不一定,但是站在地上的你还是可以找到他们的。
 
5我留在大理就好像是走狗屎运一样,本来只是到这里看一看,逗留个几天再继续装逼去实践那个“宏大梦想”的。
 
(文章接下来的部分,会出现大量的“狗屎”字眼,为避免引起不适,特作个声明:他们都是美好的词,请放心阅读!)
 
我在大理拍的第一张照片
 
刚抵达大理的那天,在客栈安顿下来之后,走出房间往苍山方向拍了张有屋顶的照片,这张照片大概就是我踩的第一泡狗屎,和我后来决定不走有着神圣不可分割的关联。
 
在市集上的live painting
 
再后来我坚定了自己要把画画作为做一辈子的事情的念头,遇到帮忙留地方给我卖画的朋友,两年前不让我卖画的城市管理者,在朋友们帮衬下开起的深夜食堂以及非常迷你的小青旅,现在深夜食堂里靠谱的帮手阿卷......还有很多我不能一一提到的人和事情,这些让我在这个地方一步一泡狗屎地走稳了留在大理生活的这个狗屎运。
 
最开始来的那一年,我觉得在大理的生活很简单。基本的生活需求很容易得到满足,口袋里只有稍微有一点现金,就完全不用操心,如果实在没有了,就出去工作几天,能管好长一段时间。但是,现在的好玩变得越来越不容易了。恰好,一泡更大的狗屎出现在了我的脚下,如果可以一脚踩下去,那么可能可以更好地在这生活,可以继续好玩,可以更久更稳定地好玩:我有机会去经营来到这里住的第一个客栈。这是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从最开始的地方开始。
 
让我感谢和感动的是一直关注和支持我的朋友,又给了我一些很实在的支持,我坚定地踩下了这一脚。
 
“和我在大理的街头走一走,
直到所有的城管都下班了也不停留,
你挽着我的衣袖,
我会把手揣进裤兜,走到人民路的尽头,夜里冷别老坐门口。”
 
大理的歌手们爱改编雷子(这时候叫赵雷就不好,叫一声雷子,可以装出我和他很熟的样子,有面)的《成都》,把玉林路唱作人民路,但是硬把自己唱歌的酒吧给搬到路的尽头不一定好。
 
我是赶上这里自由末班车也随着这里的剧变被冲散的人,会被冲散到哪里?有一小种可能是被冲到了洱海门外的村子里,曾经的人民路已经改变了,但是她的尽头并没有消失。会被改变的已经改变,不被改变的依旧会坚持,只是会寻求机会换一种方式,然后更坚强。
 
但是,这一次,我打算在人民路的尽头,经营一个院子。我想把那些想要做还没做到的事情在这里实现,当时放弃了宏大的全国环游计划选择了大理,算是一个意外,长久地留了下来,是一步一泡狗屎踩出来的狗屎运。
 
最开始和再一次开始的地方
 
诗意地生活,总是虚无飘渺。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过自己想过的生活,实现起来也并不容易。我可能做不到,但争取作个榜样。
------本文转自:“吴人知晓”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