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顾彼得和他的《被遗忘的王国》
     如果说洛克的著作以客观、翔实、准确,内容驳杂,旁征博引著称,那么顾彼得记述丽江生活的《被遗忘的王国》一书则以细腻、生动见长;如果说洛克是以学者的眼光打量丽江的,那么顾彼得则是以诗人的眼光观察丽江的;如果说洛克的著作更多地着眼于丽江的历史、地理等宏大叙事,顾彼得的著作则见微知著,以点滴的见闻来反映丽江人在上个世纪40年代的生活,从而为我们描绘出一幅生动的编年史画卷。
      顾彼得( P e t e r G o u l l a r t , 1 9 0 1 -1975)出生于莫斯科一个贵族家庭,早年在巴黎受过良好的教育。母亲的家族世代与亚洲有生意往来,受家族的影响,他从小就对神秘的东方充满了兴趣和幻想。1917年布尔什维克革命后,他随母亲逃难到中国上海。抗日战争爆发后,顾彼得受雇于由国际友人埃德加·斯诺和路易·艾黎等人发起的国际援华组织“中国工业合作社”,先后到康定、重庆、昆明、保山、腾冲等地工作。
       1941年,顾彼得来到了丽江,一共在丽江生活工作了近 8 年,足迹遍及丽江许多偏远山区,为当地人寻求贷款,推销产品,深受当地纳西人喜爱。在他的组织、指导下,丽江的工业合作社事业开展得如火如荼,丽江一度成为云南省的毛纺织中心。他通过走村串寨以及与大研镇街坊邻居的闲聊访谈,对纳西社会历史,特别是纳西人的风俗习惯有较深刻的认识。在丽江的九年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光,正是这段经历促使他写了《被遗忘的王国》一书,而这本书也是了解丽江的最著名的作品之一。
      全书除绪言,共十八章。在“绪言”中,顾彼得谈到自己作为一个外国人之所以被派往丽江的原委是没有一个汉人愿意去丽江任职。在许多汉人眼里,丽江离中国的文化中心太遥远了,是个“边远蒙昧之地”,那里尽是凶猛如野兽的蛮子。
      可是,这样一个汉人眼中的“边远蒙昧之地”,却让顾彼得一见倾心。他在“丽江”一章中写道:
“翻过山口向下走,啊,美丽的丽江坝,使我为之倾倒。每当春季里我走这条路来到丽江时,我都赞叹不止。我得下马凝视这天堂的景色。气候温和,空气芳香,带着一股从耸立在坝子上的大雪山传来的清新气息。扇子陡峰在夕阳中闪烁,仿佛耀眼的白色羽毛在顶上挥舞……小溪急流淙淙,百灵鸟和其他鸟类的叫声如同神灵的音乐。”
      在接下来的章节,顾彼得分别介绍了丽江的集市,丽江的各个民族(纳西族以及与之相邻的藏族、白族、彝族、普米族),丽江的节日,丽江的婚礼,丽江的殉情风俗,纳西族的宗教信仰(东巴教和喇嘛教),纳西族的音乐——纳西古乐。叙述中,穿插着各色各样的逸闻趣事,读起来让人忍俊不禁。
      比如,他描写丽江的集市:
      “一大早,几股由农民形成的人流从远处的村子出发,沿着五条大道,十点钟后不久,开始向丽江集中。街道上挤满了驮着柴禾的马匹,有的人背上背着木炭篮子,其他人背着蔬菜、鸡蛋和家禽。猪或者被捆起来,由两个男人用杠子扛着,或者由女人牵引,她们一手拿着绳子,另一手拿着树枝条轻轻地催赶着。其他许多种货物或由人背,或用马驮。石头铺成的路上马蹄声嘈杂,人声鼎沸。市场上喧闹声很高,人群都拼命挤过去,抢占四方街广场上最好的位置。头天晚上人们就从普通房屋中,或从周围商店拖出结实的货摊,成排安放在广场中央。妇女和姑娘们背来沉重的棉纱包,把布匹摊开在货架上。男人服饰用品、作料和蔬菜各自摆成行。稍过中午集市到了热火朝天的程度, 人和牲口乱作一团,开了锅似的。
      高大的藏人在拥挤的人群中夺路而行。披着蘑菇状羊毛毡的普米族村民故意使篮子里的蔓菁叶一闪一闪的。仲家族人穿着粗麻布衫和裤子,奇特的小辫子从修剪过的头上垂下来,懒洋洋地在街上溜达,狭窄粗糙的麻布条拖到地上。纳西族妇女狂乱地在倔强的顾客后面追赶。许多奇怪的民族男女站在那里,目瞪口呆地凝视着许许多多引人注目的货物和丽江城的风流人物。大约在下午三点钟集市达到高潮,然后开始回落。到四点光景,‘鸡尾酒会’正处于热闹中。
      集市散去,晚上8点后街道又再次聚集人流,此时未婚的姑娘,本地叫潘金妹的,穿着盛装,手挽手地走着,四五个姑娘成一排,正好把街道横拦住。她们就这样在街上冲上冲下,咯咯发笑,放声歌唱,吃着葵花籽。”
      顾彼得笔下的丽江纳西人,敏感,自尊。即使与洋人打交道,也不卑不亢。在丽江,没有严格的等级观念,“没有小汽车、马车或人力车。大家都走路,不论贫富,不论将军或士兵”;没有贫民窟,“一个城区跟另一个城区相比,同样的整洁高雅”;没有失业的概念,所有人都从事劳动或做买卖。纳西人一生追求的幸福是:“有大量的田地果园,牛马成群,房屋宽敞,妻子迷人,儿孙满堂,粮食酥油和其它食品堆满仓,酒坛满地,性欲强旺,身体健康,在鲜花遍野的草地上,与情投意合的伙伴们接二连三举行野餐和舞会。”
在顾彼得看来,“纳西族的确已经达到了人生的目的。周围几百英里之内没有一个地方像丽江坝这样繁荣幸福。”
      顾彼得还高度赞扬了吃苦耐劳的纳西族女人:
      “在丽江,没有一个女子或姑娘是懒惰的。她们从早到晚都在做事。妇女高大结实,胸宽大,臂力强。她们自信、果断、勇敢。她们是当家人,是家庭繁荣的唯一基础。娶个纳西族女子就获得了人生保险,余生可以过安闲懒散的日子了。”
      书中还谈到了纳西人神秘的东巴教信仰:
      “纳西族像其他民族一样,还未受西方物质文明的影响,他们与鬼神世界有密切的联系。他们相信广阔的空间为大大小小的神灵所盘踞……人们把与神灵的交往本身,看作是解决生活中某些复杂问题的正常而有效的手段。”
      顾彼得饶有兴味地描述了丽江的节日:
      “山下简直是一片大型的东方芭蕾舞会场面。衣着华丽的男女坐在金光闪闪的褥子上,围绕发亮的火锅。有五颜六色的帐篷,鞍辔装饰一新的骡马拴在树上。成群的姑娘和小伙子在林间散步,采集鲜花。姑娘们咯咯发笑,向小伙子们使眼色,英俊的小伙子很快会被爱慕他的姑娘围住。”
      顾彼得还以抒情的笔调对纳西古乐进行了精彩的描述:
      “老乐师们全部正规地穿着长衫和马褂,不慌不忙地入座,抚摸着长长的花白胡须。其中一人充当指挥。他们凝视乐谱,一支长笛呼啸而起,其他乐器一件件地加入……然后大锣一敲,音乐达到高潮。我在中国,从来没听过这么深沉洪亮的锣声:整所房子似乎在圆润的声波中震动。接着老先生们站起来,用自然的声音唱上一首庄严的颂歌,然后交响乐继续演奏下去,调子难以想象得甜美,声音像高山流水般从玉屏上落下,让位给彩色铜铃的洪亮响声。大琴的弦音犹如钻石滴落玉湖……”
      顾彼得对纳西古乐推崇备至。他说,纳西古乐是“一曲宇宙生活的颂歌,不为渺小的人类生活中不协调的悲号声和冲突所玷污。它是众神之乐,是一个安详、永久和平和和谐的国度的音乐。”据说,上世纪八十年代,宣科先生正是读了上述这段动人的文字,才下定决心重振纳西古乐雄风的。
      在西方繁华大都市长大的顾彼得,在书中还时不时拿丽江人的生活方式跟西方人的生活方式作对比。他说:“在欧洲,尤其在美国,大部分时间花在赚钱上,不是为了维持已经够体面的生活,而是为了积累更多的安逸奢华。这种人是如此忙碌,以致没有闲暇。
      在上苍赐福的丽江坝,忙得没有时间领略一切美好事物的说法不是实情。人们有时间享受美好的事物,如街上的生意人会停下买卖欣赏一丛玫瑰花,或凝视一会儿清澈的溪流水底。田里的农夫会暂停手头活计,远望雪山千变万化的容颜。集市上的人群屏住气观看一行高飞的大雁。
      匆忙的白族木匠停下手中的锯和斧,直起身来谈论鸟儿的啼叫声。鹤发童颜的老人健步顺山而下,像孩儿般有说有笑,手持鱼竿去了。当工人们突然想到湖边或到雪山上野餐时,工厂就干脆关门一两天。然而工作未受影响,而且干得更好。”
这简直是一篇文笔优美的《慢生活颂》!
      1949年,顾彼得跟洛克同机离开了丽江。此后,他呆在马来西亚沙捞越地区,写下了《被遗忘的王国》一书。显然,在他漫长的漂泊生涯中,顾彼得日思夜想的“故乡”,不是俄罗斯,而是丽江。
      他在《被遗忘的王国》的结尾写道:“我一直梦想找到一个被重重大山隔绝了外部世界的美丽地方,并生活在那里,也就是詹姆斯·希尔顿在他的小说《消失的地平线》中所想象的地方。小说中的主人公偶然间发现了他的‘香格里拉’,凭着我的设想和不屈不挠的精神,在丽江我也找到了自己的‘香格里拉’。”
 
为了纪念这位对丽江一往情深,把丽江视为自己的精神家园的外国人,位于狮子山上的顾彼得故居近年来也已修葺一新,对游客开放。
------本文转自:“丽江古城游” 公众微信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