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这位丽江民族音乐人,用40年演了一出“剧”

40年前,他想活下去。为了活下去,他吃过野果,喝过江水,讨过百家饭。

40年后,他想丽江的民族音乐活下去。经历过荣誉、迷惘、鲜花、落寞,他开始理解自己的命理。
 
他是丽江著名歌手拉伯阿新,来自宝山石头城的“巨石之子”。
在“四十不惑”的年岁,他即将迎来自己的首场个人演唱会。
 
每个人,都有一出自己的剧,总不能按照满意的剧本,演出想说的台词。拉伯阿新,用40年,努力完成着自己的剧本,还要尽力唱出心中的歌词。
 
活着,就是全部的理由
 
坐在我对面的拉伯阿新,语速很慢。四十年人生跌宕的画面,在他从容的面容上逐一掠过。像那一湾流过石头城的金沙江,光镜的江水下,是不为人知的暗涌。
 
暗流的第一次涌动,是在拉伯阿新三岁那年,母亲去世,父亲又落下腿疾,活下去——成为了拉伯阿新生命的全部理由。
 
“那段岁月最深刻的记忆就是肚子饿,所以找到什么就吃什么。田里的野菜,树上的野果,沟里的青蛙,林中的冰泉。”拉伯阿新对我说:“小时候不知道讲卫生,吃了沾有鸟粪的野果,肚子闹得厉害。没吃的就喝冰泉,冰凉的泉水从食道穿过骨头,越喝越饿。”
 
那些年,宝山石头城田边的草,岸边的花,路上的尘,都浮动着拉伯阿新的影子。年岁艰苦,石头城里的村民普遍贫寒,但善良的村民,遇到讨喜的拉伯阿新,仍会施舍,这家给一个红薯,那家给一个玉米。吃着百家饭长大的小精灵,没有想过日后一定能成何大器,但这些善良的品行,都深深地烙进了巨石之子的心里。
 
“大概十岁的时候,有一次去金沙江边游泳,遇到一湾暗流,差点把我卷走。”拉伯阿新说,“看到我挣扎的模样,吓得同行的小伙伴尖叫起来。尖叫声引来一位正在田埂劳作的叔叔,带着木桩和麻绳,大家费了好一番劲儿才把我拉了上来。”
 
逃过一劫的拉伯阿新,在岸边吐了一肚子的野果。“看到周围人关切的目光,那一恍惚间,有个强烈的念头——活着,真好!”
 
巨石之子的艺术基因
 
虽然患有脚疾,但为了生计,拉伯阿新的父亲仍出门讨活。石匠、大厨,只要是力所能及的活,父亲什么都干。拮据的日子,逼迫着拉伯阿新的父亲,撑住了所有生活的压力。
 
“那时候,穿的都是破裤子。有一年春节,父亲攒了钱,给我买了一双解放鞋,是小时候收到过最昂贵的礼物。”拉伯阿新说:“因为舍不得穿,所以走路的时候,就把两只鞋的鞋带系在一起,挂在脖子上,光着脚丫走。等走到学校门口,才穿上鞋。放学回家一出校门,就又挂回脖子上。”
 
每年农历二月初八的三朵节,宝山石头城的村民都会载歌载舞欢度节日。“村里的人都能歌善舞,我父亲也一样。”拉伯阿新说:“父亲还是村里小有名气的歌王,所以村里人办红白事,都会请他出席表演。”
 
父亲的歌声,伴随了拉伯阿新的的整个童年,耳濡目染的环境,也为日后的巨石之子种下了艺术的基因。
 
“父亲唱的歌,都是纳西族的古歌。”拉伯阿新介绍:“这类歌曲,产生于村民田埂地头,及各类社交场合,不同的地区,不同的环境下,表现形式和唱法都有区别。歌词有纳西族的古谚语,也有出自东巴经书,有些还记载着历史。演唱比较讲究其韵味、情感、及唱腔。”
 
听完父亲的歌,拉伯阿新才会沉沉睡去。而在某个凛冬的早晨,拉伯阿新醒来发现,父亲不见了……
 
“冠军!现金就有600元!”
 
“原来,父亲为了谋生计,独自去田里浇灌。以前都是我们爷俩一起去的,但那天他为了让我多睡一会儿,独自一人出发。”拉伯阿新说:“后来我去田里找他的时候,才发现他坐在田埂旁,已经直不起身。”
 
看着父亲一日日老去,年幼的拉伯阿新开始明白,生活的重担,需要由他来分担。14岁那年,拉伯阿新从家乡出发,迈向了生活的旅途。
 
从石头城,到鸣音,再到丽江,还去了宁蒗。拉伯阿新打碎石,修公路,干过零活,卖过苦力。“那时候从宝山走到鸣音,要走一天,两头黑。”拉伯阿新说:“有时候爬木料车,稍有不慎,就可能发生意外,现在回想都觉得后怕。”
 
干活休息的间隙,拉伯阿新喜欢给工友们唱歌,一来二去,拉伯阿新的好嗓音在丽江劳动人民的圈子里,传开了。
 
1992年,丽江地区第一届青年歌手大赛拉开帷幕,只要具备一定才艺的丽江籍青年才俊,即可报名参赛。听到这个消息,热爱音乐的拉伯阿新果断报了名。
 
因为打工太过匆忙,比赛当日,拉伯阿新才从宁蒗赶回丽江。再加上拮据,日常也没添置新衣。当天,他就穿了一件满身灰土的旧夹克,登了台。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从小以来的耳濡目染,加上打工间隙的不断练习,让站在舞台上的拉伯阿新,完全不输给其他选手。最终,拉伯阿新的一首“犁牛调”,获得了满堂的喝彩,斩获冠军。
 
“冠军!现金就有600元!”1992年,对尚处边陲的丽江来说,600元,可以说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从此,拉伯阿新的人生轨迹发生了根本的变化,民族古音乐之于他,成为命理中的信仰。
 
冠军之路的迷茫
 
1994年,拉伯阿新以独特的嗓音考入丽江市玉龙县民族歌舞团,担任独唱演员一职。
 
“后来,我还跟随云南代表团,参加了全国第五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拉伯阿新说,从参加比赛获得冠军,到代表云南出征全国。在这一路上,拉伯阿新接受到了系统的声乐训练,也完成了业余选手到专业歌手的转变。
 
2006年至2009年间,拉伯阿新先后了参加云南省第八届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荣获“金奖”,参加云南省第二届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单项决赛原生态组“银奖”。
 
2010年,在“蓝色经典·天之蓝”杯第十四届CCTV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单项决赛中,拉伯阿新以醇厚的歌声,精彩的表演,质朴的台风,征服了全国观众和专业评委,荣获原生态“优秀奖”。
 
从丽江冠军,到全国优秀,8年之间,拉伯阿新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伴随而来的,却是深深的迷惘。
 
“小时候吃不饱,穿不暖,总为生计发愁。当日子开始变得滋润的时候,父亲却离开了人世。”除了别离至亲的痛苦,更让巨石之子感到悲哀的是,有一种失落,开始动摇他对民族音乐的信仰:“纳西语的民族音乐,有其民族语言的局限性,在本地能够被人们认可,但在日新月异的城市化变迁及外来音乐文化融合的大潮流中,如何才能突破传承的困境?每种文化,必须有一个出口,才能得以生存,丽江纳西族音乐的生存出口在哪?”
 
四十不惑,从心再出发!
 
40年前,他只想活下去。
40年后,他想丽江的民族音乐活下去。
 
“什么样的形式,能把纳西音乐打出去?”为此,拉伯阿新把赚来的钱砸在了不少公益活动上,请民族音乐文化专家开过研讨会,为民族音乐文化的传承贡献自己微薄的力量。那些年,在迷茫中,他苦苦探寻着。
 
“老爸,你在台上演出的时候,是最帅的。”
 
在一次演出之后,女儿不经意的一句话,突然让拉伯阿新如梦初醒:“当初,为我种下音乐种子的,是至亲的家人。现在,让我重拾梦想的,也是我至爱的亲人。我知道现在自己为什么要唱下去。某些力量,能促使人去完成一番事情,而除了物质的富足,我觉得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支柱。谢谢我的夫人、孩子,一直以来成为了我在音乐道路上最无穷的力量。”
 
从心,再出发的方式,拉伯阿新选择以一场演唱会作为注脚。
 
今日16时许,《放歌丽江一拉伯阿新之夜演唱会》新闻发布会在束河古镇一杯茶客栈举行。读本君了解到,拉伯阿新此次将举办的个人演唱会筹备了近两年,同时还得到了丽江市国家文化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的支持,定在12月28日13时在丽江国际民族文化交流中心唱响。
 
据悉,届时演唱会还将邀请到曲比阿乌、高洪章等各民族的著名歌手前来现场助阵,此外,吉林卫视《放歌中国》栏目组也将全程录制演唱会实况。
 
每个人,都有一出自己的剧,总不能按照满意的剧本,演出想说的台词。拉伯阿新,用40年,努力完成着自己的剧本,还要尽力唱出心中的歌词。
 
------本文转自:“丽江读本”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