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看了这部关于丽江的片子,小心中毒!
不知不觉,又到了12月。
丽江又迎来了最美的季节。
在这里烤太阳,碧云天,黄叶地,做杀猪客,感情在烟熏火燎里升华。
自1997年丽江古城申遗成功后,越来越多的人逃离北上广,逃离世俗的恩怨,来了丽江。
有的人,来了又走了;
有的人,来了就不愿意再离开。
这些不愿走的人,他们是丽江的常住人口,却又操着一口天南海北的普通话。
他们被我们称作“新丽江人”,但是,他们却更愿意称呼自己为“老丽江”。
那么,20年过去了,这些“老丽江”在丽江都还好吗?
 
 无江湖,不丽江 
@小松
2005年,当身无分文的江湖小松再回到丽江,
那时的丽江,像一个巨大的民族演艺场。
华灯初上,小松和他的乐队奔袭在丽江古城和束河的各个酒吧跑场,
一晚挣得不少的酒钱,
总算不用像以前那样,在成都,差点饿死异乡。
 
2008年,小松用攒的钱开了一个江湖酒吧,
开门第一天就火了。
再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小松的江湖酒吧在两年内搬了四个地方,
最终安定在丽江古城南门,一棵大树旁。
 
如今,来丽江的文青们,都爱去小松的火塘酒吧打卡,
随着那把烟嗓而沉醉、流泪、思绪过往。
 
可小松已经不再唱全场,
更多的时候,他满场跟人打着招呼,
本地人,游客,都成为朋友围绕身旁。
 
就像那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无江湖,不丽江。
 
 去了又回,拍了一部纪录片 
@张小让
张小让,2005年大学一毕业就来了丽江,2006年底索性在丽江住了下来。
中途,他因不能说的原因离开了丽江三年。
已经感受过大山的生活了,也想感受一下大海的生活。
离开丽江后,小让去了一个海岛。
小让在海岛上生活了三年。
海岛的生活有些枯燥,除了经营自己的客栈,小让最喜欢的活动就是出海捕鱼。
台风天里就安静地待在屋子里。
 
三年后,小让重回丽江。
此后,拍一个关于新丽江人的纪录片的想法越来越强烈,
终于在丽江古城申遗20周年的时刻,想法化为了花朵,联合丽江读本拍摄了这部纪录片《在丽江》。
“这部纪录片为了在丽江古城申遗成功20年庆祝活动前完成,从前期策划到完成只用了不到15天,时间太赶了,有很多不足之处,今后会拿出更多的时间拍更好的片子。”
 
33位“老丽江”,33个故事。
所有人来丽江的理由千姿百态,留下的原因却大同小异。
拍片的初衷很简单,丽江人与这些“老丽江”虽然生活在同一个城市,
但是除了房租、谈生意,生活上的往来并不太多。
希望这个纪录片能发出所有“老丽江”集体的心声,两个群体能更多地融合在一起。
 
前两天,小让在朋友圈里幸福地抱怨,“从不早起、从不运动的人,硬是被老婆拖去参加了儿子学校搞的亲子运动会。”
他越来越习惯在丽江的生活了。
 
 在古城里建了一支义务消防队 
@老兵
老兵,人如其名,是个老兵。
大冰曾说他老兵不死,能活到今天已经是个奇迹。
炮火曾撕碎了他,他的肉身本就是重拼起来的。
 
曾在国境线上抛头颅洒热血的铮铮铁骨,
如今被融化在丽江的温婉里,一住就是13年。
他最喜欢丽江的紫外线。
因为他满身伤痕,被紫外线烤干的伤疤,能让他更加舒坦。
 
他在古城里卖过烧烤,也开过小酒吧。
后来娶了位摩梭姑娘,彻底在丽江安了家,就连户口也想迁到了丽江。
一次大火,让他成为了古城里的第一位义务消防兵。
此后,他玩命赚钱、攒钱,搞来了消防车,在古城里养起了一支义务消防队。
只需要五分钟,老兵和他的队友就可以抵达丽江古城的各个角落。
 
如今,他再也离不开丽江了。
也在用他的方式,爱着丽江。
 
 我是“云男人” 
@飞鸟与鱼
@飞鸟与鱼,新浪微博上的摄影名博。
走过很多地方,到了束河就想定下来了。
在束河,人们更喜欢喊他“鸟叔。”
但是,他更喜欢称呼自己为“云男人”,
“因为我是云南的男人呀。”
 
他用一组又一组的照片为丽江发声,记录下丽江的美。
那些在束河的光与叶的故事,
芦苇,雪山,曾一度在他镜头里流转。
 
如今,他的大部分时光,都游荡在束河的阳光里。
认真拍照、吃酒、烤太阳……
诗意一生。
 
 用十年照片写了情诗送给丽江 
@花墨西
2006年,仅仅只是因为在同学的毕业设计里看到一张丽江古城的照片,花墨西就来了丽江。
一来,就是11年。
在丽江古城里,他拥有一家[希望你也在这里咖啡馆]和几何工作室。
 
更多的时候,他都奔波在外摄影。
2016年,他整理了自己10年间在丽江拍摄的所有照片,做成了丽江24节气图。
这是他送给丽江的礼物,也是他写给丽江的情书。
 
“或许我只是一个匆匆的旅人,但回忆起这里,丽江是我的整个青春。纵使多年过去,我依旧对这座古城充满了敬意和爱。”花墨西说。
 
如今,他依旧过得活色生香,时不时出走远方摄影。
可远方再美,丽江,才是他无法割舍的故乡。
 
 有人,成家了 
@薛诗剑
薛诗剑,曾经的油画家。
凭借着2005年来古城写生的念念不忘,2012年揣着所有积蓄来了丽江。
在北门坡租了一间小屋,只要不下雨,就会带着画板在古城里从早画到晚。
五年的时间里,薛诗剑用钢笔画下了古城的点点滴滴。
他的画里没有人,也没有广告牌,只有古城最初的模样。
现在,他对古城熟悉到闭着眼都能走出去。
 
如今,他终于成家了。
和妻子唐红在古城里开了一家小店。
店里摆满了他的钢笔画,还有唐红捡来的碎瓦片、鹅卵石、小木桩。
唐红原本是酒吧街的驻唱歌手,在一起后,她与薛诗剑窝在了小店里,重操旧业画起了书签、猫咪。
是的,在更早以前,唐红是深圳大芬村里的画师。
 
如今,他们每天在店里安安静静画画,偶尔打闹一下。
生活诗意得就像那只捡来后画了一只孔雀的老木盆。
 
 丽江夏天晚上睡觉居然要盖棉被 
@俞晓伟
俞晓伟,曾经经营了一家公司。
2005年,告别家人和公司,一个人跑来了丽江。
因为几个月前来丽江,发现丽江是一个特别神奇的地方。
夏天晚上睡觉不用空调,居然还要盖棉被。
 
曾在古城里推着小车卖臭豆腐。
后来,用攒到的积蓄在新华街双石段开了第一家班布书吧。
开书吧的理由也很浪漫。
他和妻子相识在丽江的一家小书店里。
 
后来,他又把书吧搬到了古城最热闹的地段。
赵鹏、痛苦的信仰、扭曲的机器,曾来书吧里演出过。
现在,书吧的生意越来越淡了。
即便晚上满场也入不敷出。
像他这样不愿意离去的人,等待的成本越来越高。
 
但,在故乡总不会饿死。
 
 每年春节和情人节一定要在丽江过 
@大冰
大冰,本来立志做个民谣音乐人,却在2005年户外探险时,左手食指断了,再也使不上劲。
玩音乐的人都知道,弹和弦需要左手的配合。
接受现实的大冰,2006年跑到丽江开了大冰的小屋。
小屋很小,小到只能容纳35人。
在这唱过歌的流浪歌手,唱得好的就留了下来。
渐渐的,大冰成了丽江的一个符号。
来丽江的人,有不少愿意花上40块买瓶啤酒在小屋里坐坐。
或者,仅仅只是在门口合个影。
虽然大家都知道大冰现在极少出现在丽江。
 
其实,丽江对于大冰,已经是无法割舍的存在。
大冰曾经说过,每年的春节和情人节一定要在丽江过,
因为这里有着他太多的朋友。
他庆幸自己在丽江认识了如此多的疯子,也庆幸自己是这群疯子里的一个。
 
在这部由丽江读本联合新丽江人拍摄的新丽江人纪录片中,33位主人公来自全国15个省份,他们来到丽江的时间不同,从事的营生不一,当他们初来丽江时,有人阅尽千帆,有人英姿勃发,但他们都是,来到了,爱上了,留下了。
 
他们初来丽江时娱目的美景依然在,中午晒到脸上的阳光却早已不再微微刺痛,他们在丽江经历了这部纪录片无法尽述的悲欢离合,他们也有青丝白发的转换,但言谈举止中,韶华似乎流逝得比同龄人都慢了一点。
 
这也许是丽江的魅力所在,如果你也是一位“老丽江”,愿你也能在若干年后懂得。
 
------本文转自:“丽江读本”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