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我和香格里拉(上)
2017年1月,香格里拉
 
望远镜的长焦镜筒中出现目标,那是四只黑颈鹤,个头儿比同样迁徙到纳帕海越冬的绿头鸭、斑头雁大了很多。它们站在一片凸出于水面的冻土之上,神态放松,完全看不到小鸭子小雁子那种东张西望的慌张。
 
冻土与我脚下的土地被水面或者冰面阻隔,这一道道天然屏障也是黑颈鹤们安全感的来源。我试着把一只脚踏上岸边的冰面,当身体前倾,重心刚转移了一半,就听到从脚下传来咳啦咳啦的冰裂声,裂痕像叶脉一样由近及远地发散出去,让我不敢再多走一步。不用等到中午,这层薄薄的冰面就会在阳光的强势进攻下化为乌有。
 
香格里拉的冬天昼夜温差很大,白天阳光直射时能有十四五度——只要别刮风,温度随着白昼的消失而迅速下降,在夜的最深处,温度计上水银柱顶端对应的刻度往往指向一个比负十更低的温度。气象记录记载,1969年1月31日,当地气温极值为零下30.5度。
 
我住在纳帕海旁边一个叫做称尼的村庄里,村里只有几十户人家。村民在盖房子时似乎从来没有什么坐北朝南风水之类的考量,大门的朝向不拘一格。听当地人讲,香格里拉的藏式民居跟拉萨的又不一样,除了正面,其余三面都糊着厚厚的土胚,足有半米厚,冬天再冷的风都吹不透。称尼村的房子都盖得方方正正,通常三四丈宽(一丈等于3.33米),四五丈长,如果是三层的话,总面积能有五六百个平方,远远望去,就像一座座敦实的大粮仓。每幢藏房里往往只住五六口人,人均面积之大让城里人只有羡慕的份儿。我住的这幢也不例外,任何人在看到它的第一眼,总会发自内心的感叹:“好大啊!”而我和它之间的缘分,还要从两年前的那个四月说起。
 
02
 
2015年4月,我蜗居在束河背包十年青年公园里写作。每天晨昏颠倒,大多数时候都保持着固定的姿势,坐在椅子上,坐在床上,坐在马桶上,弯着脖子,抱着笔记本,十指翻飞,噼噼啪啪。时间一长,无论坐骨神经还是颈椎都有点受不了。
 
一天下午,店长崔岩发来一条微信,说有一位藏族朋友来找我谈合作。我并不认识什么藏族朋友,之前的确来过几拨谈合作的人,但最后都不了了之,于是直截了当地回复:“不见。”正是写到收不住笔的时候,不想被无关紧要的事情打断思路。可没过多久,小崔又发来信息:“还是见见吧,人家第三次来了,前两次我都帮你挡掉了,知道你忙。这个藏族大哥很好说话,我一说你忙,人家就礼貌告辞,说下次再来。特别真诚,再不见就有点不合适了。”
 
见面地点在背包十年的三层天台。此时正是所谓“人间四月天”,任何跟春天有关的美好词汇放在这样的天气里都毫不违和。从我们坐着的位置,抬头就能看到不远处的玉龙雪山,银茫茫的,白得耀眼。这也是我把青年公园选址于此的原因之一。
 
眼前的这位藏族朋友名叫扎巴格丹。扎巴先生四十岁出头的样子,跟我握手时劲道十足。他的眼窝很深,鼻梁很高,头发很长,盖住了一侧的耳朵,露出来的一侧耳朵上挂着一枚金耳环,满满一副异域腔调,乍一看还以为来自印度或者尼泊尔。
 
他坐下后立即赞美:“好舒服啊——你这个地方!会有客人来了就不想走吧。”
 
我点点头说:“是有一些长住客,有的会住一两个月。请问您想谈哪方面的合作?”我开门见山,打算速战速决,心里仍旧搁着那篇正在写的文章。
 
扎巴先生说:“背包十年我来过很多次,很热闹,很美的嘛,一看就花了很多心思。我的老家,香格里拉,也有一个老房子,这次来就是想问你有没有兴趣再开一家分店?”
 
我说:“一家就够了。”话一出口,连我自己都被语气中那种拒人千里的寒意惊住了,扎巴先生也是一愣,我赶忙解释:“做完这家束河店,我就没有开新店的打算了。实在太累了,哪儿哪儿都得操心。不信您问小崔,束河店开业那天我就跟他说:‘就这一家了,这辈子打死我都不会再造青旅了。’”小崔在一旁不住点头,因为个中艰辛,他最清楚。束河店从破土到开业整整用了十个月时间,那抽筋断骨的十个月,现在想来,仍旧心有余悸。每天早晨,我俩从大研古镇开一辆电动三轮车到束河的施工现场,然后就是一整天的忙碌,我不是蹲在路边画设计图,就是在网上购买马桶花洒床垫垃圾桶,还得在现场监督工程质量,一天下来,连晚饭都咽不下,吃完饭连一个字都不想说。体力和精力都被严重透支着。
 
扎巴先生笑着说:“我明白,我明白,我自己也造过房子,也是每天着急,有时候还得吃安眠药。不过房子盖好后的那种成就感也是让人开心的嘛!”
 
这下我也笑了,扎巴先生是懂我的人。支撑着我熬过来的正是那一点一滴的成就感。这儿多了块瓦,那儿添了块砖,今天图书馆摆了一排书架,明天从咖啡馆传来第一杯拿铁的香味,这一切的一切,我都知道,也很满足。我清楚地记得合闸通电那天,我们在院子里搞了一个亮灯仪式。我站在院子正前方,先让大家先把所有灯都关掉,眼前就漆黑一片,然后在我的指挥下,先开走廊灯,开房间里的灯,再开公共洗手间和浴室的灯,最后把所有能亮的设备全打开,包括每个人手机里的电筒。亮度每提高一层,我就会拍一张全景照片,当满院生辉后,不知为何,照相机背包的眼睛却有点模糊了。
 
扎巴先生继续说道:“我听说束河店的房子都是你自己盖的,那的确太辛苦了。我家房子不用盖,主体建筑都在,你只要做出适合青旅的改造就可以了。”
 
听这话的语气像是他已经帮我拿定主意,可我对那所老房子还完全没有概念,于是我又出了一个难题:“如果让我改造,我对公共空间的要求非常高,您看我的束河店,一共三个院子,我拿出整整一个院子做公区,咖啡馆,餐厅,天台,书吧,露天电影院……”我边说边站起来从三楼天台指着楼下每一块被我提到的区域,然后继续说道:“不知您家的老房子有多大,小的我可完全没兴趣。”这句话也有点挑衅的味道。
 
扎巴先生笑着说:“香格里拉嘛,地方大的嘛。先去看看,至少在面积上,保证不会失望。我知道你一直在写作,但也不能天天写啊,出去找找灵感,对写作也是有帮助的嘛!”他说这句话时,我正好下意识地把脖子往上扬了扬,扭了扭,心想这理由倒是正中下怀,本来我也打算这礼拜出去旅行一次,给颈椎放几天假。
 
“那好嘛,您安排时间吧,可我也只是去看看,成不成到时再说。”我学着扎巴先生的语气说道。
 
扎巴先生笑着说:“去看看就好嘛!不成也没关系,先交个朋友嘛!”
 

我也笑起来说:“好嘛好嘛!” ------本文摘自【香格里拉陈俊明】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