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生命旅行纪——梅里雪山浮生掠影
车窗外的风景一帧一帧向后退去,我以为我是在剪辑一部纪录片,与旅行有关。
 
我们的越野车在延伸向盐井的滇藏公路上来来回回地往返,说是工作,到不如说是旅行。只记得从被窝里被叫起,陪同上级领导验收上一年的项目。
 
整装出发,潮潮的空气里已经没有高原延绵冬季味道。路上行人稀少,不时看得见用身体丈量大地的虔诚藏人,为着内心深处的信仰,下一世幸福的轮回。他们大都来自西藏,宁夏,甘肃,四川藏区,也有可能是本地藏人。还会碰到自行车代徒步的环行客,男女皆有,他们除去背上的登山包外,没有半点累赘。他们大都从内地的某个大城市出发,从青海或者四川走向藏区腹地,目的地是西藏,然后玩转云南,再从昆明离开。听乡镇府的哥斯那说,有一次遇上两个深圳的环行客,正准备对其精神发起感叹时,对方却说,你们才厉害,生活在鬼都无法生存的地方,哥斯那顿时语塞……
 
人们一直以为西藏是天地的边缘,梅里雪山腹地是世外。然而,一旦你生活到这里。你也许会有点儿兴奋,兴奋于终于来到世人神往的地球之外,你也许亦会有点儿失落,人的生活在哪里都一样离不开吃喝拉撒,生老病死,只不过在这里你的步子可以很慢,繁扰亦不会太多。可以不理喻甚至接触不到当地的尔虞我诈和势利,只要你愿意一个人待着,安静的,自觉的。
 
当我已经麻痹了对周围环境的感觉神经后,我还是喜欢乘坐汽车,尽管有乘车恐惧症,时刻担心车祸的惨状。我仍喜欢在路上的感觉,车子一直前行,风景不停变换。我喜欢坐看生命纪录片的剪辑,一帧一帧放慢了看,玩味儿一种心情。人活着,心情很重要。就连背着褴褛行李的拾荒者都可以在朝圣路上用标准的普通话对路人问好,这是怎样一种莲花境界?­我在路上,生命一直在旅行。
 
这里的夏季来得很突然,只是黎明的一阵春雷,你便能在阳光下看见算不得丰满的山峦变得苍郁。回县城的路被山体滑坡流下来的泥石拦截,等待了四个小时之后,一切都纹丝未动,保持现状,无能为力之际决定爬上滑坡的石土堆,蹲坐在刚刚掉落的土堆上与卡瓦格博对望。天空晴好,雪峰上空有泛着光茫的灰色云朵,在雪山映衬下有灵动的美。十三座雪峰在天边连绵巍迤。我想当时所处海拔应该在5000米以上。2个小时后,铲雪车绑着大大的锁链,酷酷地开始了清障工作,我站在人群中,面向梅里,与神山进行着一场内心的对话。树木葱绿,溅跳的溪流带来凉意,以致忘记了皮肤正接收超强紫外线的烤灼,只是那天以后,消失多年的高原红又爬上不如当年饱满的颧颊。那大概是一种朴素原始的美丽,我想应该是这个样子。
 
进村进寨,车子告别沿江的滇藏公路,在垂直的百褶裙似的山壁上蜿蜒蛇行。还在忘我地各有所思时,我们不约而同被一声巨响吓到,车子停了下来,然后是皮球泄气的声音。很不幸,我们的新车爆胎了,车队陆续停了下来,微雨细洒中一群人七忙八乱地围在一起卸胎换胎。我蹲在一旁,才发现这么多年只顾马不停蹄的赶路,换乘了无数车子,却未留心如今的千斤顶都不再是当年父辈螺丝要排队时候的样子。生命的确在往后延。­
 
车胎换好,继续向着大山深处驶进。从车窗平视,可以看见西藏界内的大山被洁白云朵笼罩着,我想,白云深处一定有神仙居住。俯视的时候就只能看见眉公河卷着泥沙奔腾南下。我们在百褶裙摆上叹息氧气的稀薄,留连路旁不知名的粉红色小花,和正在开花的中药苷草。再转过头,却看见山凹的一处平地上安静躺着一个村庄——德钦佛山江坡村,有平坦的道路,微微发黄的麦地,巨伞一般的核桃树有翠绿茂盛的枝叶,它们被丝棉一样的白云轻轻拢在房前屋后,我有跳下车子,触摸云朵的冲动,捧一朵在脸上婆娑。当浓香的酥油茶端上桌,栏厩里的初生牛犊允吸我的手掌时,我知道,白云深处有人家。­
 
午后,再次下到谷底,车子停在江上的吊桥边,看见“梅里茶马古道”的路碑,我们将要走过晃晃悠悠没有拦护的古道,去到江的另一边吃晚饭,那一遍是西藏的地界,疏不知打一个电话就是省际漫游。江对面的客栈旁有座小寺,等待晚饭的间隙,所有人都不自觉地放下随身物品,围着小寺开始转经,一圈,三圈…参拜神女缅茨姆,骑白马的卡瓦格博神。
 

我点了一盏酥油灯,祈祷生病的朋友快点好起来。晚风中,我安静地坐在寺后面的木头上,伴着藏族阿妈用我听不懂的语言讲述卡瓦格博的传说。呼啸的江水奔流声中,我看见六字真言随密匝的经幡抖动,一遍遍回响在峡谷里。

 

------本文摘自“香格里拉陈俊明”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