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明亮雨崩
虽说是居住在高海拔的香格里拉,冬季里有雪风在旷野里回荡,但意念里真正纯净壮观的雪景,还是某个相对遥远的地方。
 
那自然是一种明亮高远的境界。
 
去那里自然还要经历一个跋涉的过程和一番心境的历练。
 
大家都想去大自然的怀抱中畅快地呼吸,众志成诚的气度,要去高处掂量掂量。行囊中的东西不少,但我想,卸了那些物件也不会轻松,因为肉身和人心,本已是一些沉甸甸的东西,能将之托载上山,已算一种历练。
 
所以我们走向雪山的脚步是带着一种超越自我的决心的。
 
这真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德钦西当村下的澜沧江,似乎也流泻着闪烁着明亮的光泽。这是我们起步爬向雨崩的地方,人人在山下的寺院里点起了酥油灯,这灯不仅是点给神佛的,还是照亮自已的心境的。身心明亮,置身的环境自然明亮,我们一路向上托起的希望就会活跃闪烁。
 
山势较陡,小路崎岖,然而处处密林,林间充满润泽之气。阳光一点点,一片片地在树技上,在绿叶闻撒播,就像航灯和指盘,又像活灵活现的生命运动.更像灵性的自然本质在驱动人间摆设的队伍。
 
常年蜗居,原来脚底板己僵硬滞涩,每一次抬起来踩下去,都要克服一些平日里养成的矫气俗气。但鸟鸣啾啾中,松鼠窜动间,脚底幻空幻飞,顿生风采。
 
林间小径上,朝山转经的人络绎不绝,多背负着准备露宿风餐的简单家什。迎面而来的,都笑着打个简短的招呼,有身后急促而来的,便侧身让路。绛红色的脸庞上,透着一份明显的善良和宽容。衣杉包裹多陈旧且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酥油香味,浑厚的乡音在遥遥路途中,被强烈的阳光、被清新的林风、被纯净的清溪给诗化了,朗朗地向四方传播。有一位年过70岁的藏族老阿妈,拄着拐杖在越来越陡的路上一步步往前,那架势不能说是挪移、不能说是蹒跚,那表情不能说是痛苦。许多年轻人的双腿已酸胀,脚底板已灼热,脸上身上已大汗淋漓,待要叫苦,却被老人家从容的姿势和慈祥的面容开解了,她说,她从拉萨来,己经走了12天了。她的目的地是哪里,不用解释,生存的历练对每一个人都是深刻的,只是藏家人在千古自然奇观面前,将短暂人生旅途中的喜怒哀乐交付给自然来解释,自然也将自身的神韵赋予其怀抱中的人类,于是天人合而为一。只要往雪山方向不停地走,只要往阳光最灿烂的顶峰仰望,就能把一个人累积在心中的伤感和委曲踩在脚下。
 
密密的松材林已过,前面就是丫口,许多人在歇息。停下来一抬头,猛然发觉雪峰亮闪闪地出现在视野里。没有一丝云彩。完全是纯净的蓝天作背景,完全是光芒四射的太阳作点缀......出发前想像过在这种场景下的反应:作扑腾飞奔状,或大声呼喊......可眼前现状却宁静极了,是什么洗空了嘈杂的胸腔,是什么除去了张扬的情绪?  
 
有人说累了也舒坦极了,在这里永远坐着发呆极好,一步不停地往前走也极好,反正,没有辩驳了,随缘吧,顺其自然吧。
 
雨崩村还要下一个陡坡,坡上不长高大的树木,多半是灌木丛,路径弯曲但不险,一路下来,全身无遮挡地顶戴着阳光。因雪峰在视野里,脚步轻快极了。到了坡脚,只觉一股湿润凉爽的气息直沁人心间,原来这里有一溪涧,显然冰雪触化流淌而来。溪畔是浓浓的绿荫,水气清凉,草木含露,亮闪闪的阳光顶戴忽然间隐去,在清澈明快中,那口齿伶俐的人间气息呼吸起来。灵感调动,乐趣盎然,一群人相视而笑,这是到了雨崩人的家园了。
 
大山将雨崩村团团围住.这里并无任何便捷的交通工具,与外界的商业交易全靠人背马驮,马力就这样成为雨崩人生存中最主要的依托,特别在如今这种旅游业兴起的时代,村子上方屹立的皑皑雪峰和雪峰下的瀑布给他们带来了好的生计,雨崩人为此自然是倍感幸福的,这种幸福在他们沉默的举止中难以探问其程度,只有在夜晚来临时,在明月下的房前屋后,在此起彼伏的马铃声中听出一些意味来。
 
雨崩村就像是梅里雪山在其脚下铺设的人间场景,只有梅里雪山几十年如一日完整地倾听接纳了这里的一切动静,这里的淡淡人气也给予梅里雪山人间的想象,所以雪山和雨崩村之同流动的气息是和谐的,这种和谐在这样宁静的夜晚,是让月光给铺展着的,是马铃声给弹琴着的。
 
漫步在并不开阔的村舍耕地间,心中似乎还有一些纷至沓来的烦恼往事今事,不由得抵了头,闷闷地走。但那马铃声似乎是点拔人的,久久地提示人这是顶戴了一路阳光和希望前来的暂时歇息地,别再沉溺凡间琐事。眼皮底下的人影极小,若套住了心境,就难以挣扎。
 
抬起头,循着铃声,发觉空间无限扩大。月圆如盘,洒下的光清冷冷的,明晃晃的,似乎连这小小的村落也变成月亮中的一部分,这铃声也可以代替汉人传说中嫦娥仙女的歌舞之乐了。但这月亮似乎还为更壮观的景致作衬托。本来就极具超凡风韵的梅里雪山缅茨姆峰面容在这朗月清辉映照下,比在太阳下更具一种神韵。四射的光芒变为内蕴的清纯,冷峻地超然于群峰之上,又慈样地莅临于静谧的夜色中,使自然天使的风骨穿透远途行者的梦境。
 
月夜的脚步是轻盈的,过去了又似乎没有逝去,但晨光一点点地亮起来,在阳光还没有迸射之前,雪峰沉浸在蓝天中,浑身已透足了光,那光亮摇摇欲发。人的词汇大匮乏了,载不动自然的声韵;人心的距离也大遥远了,贴近不了这种极致的堂皇明朗。
 
晨炊中,雨崩人的生计又忙活起来。客栈中旅人也纷纷起来。山野里的小径上,转经人已走在前面,正带着激动的表情向雨崩方向爬去。马铃声不像在月夜的此起彼伏,而是交汇轰响了,急促地想要召唤起生意。张罗间,阳光已向山野彻底地铺洒了,所有的事物都被照得暖洋洋的。晨露风霜变为若有若无的彩雾,游弋在视野里。歇息了一夜的旅人脚步又轻快起来,直向瀑布方向抬升而去。冰雪融化下来的河水在这里是更显得大方欢快了,显然还滋养了一些奇异高大的树木,这些树木即使古老得扑倒了,也要沉浸在河的浪花里,沉浸在阳光与它相契而成的灵气里。
 
雪峰在清晨摇摇欲发的光亮此时终于进发,雪光阳光交相辉映,一方天边很快让光芒给冲刺了......从西当爬山至丫口处初睹雪峰之容不激动,此时雪景光芒更近,心底也是静静的,满装的陈年旧垢扔了,眼前不知自身有何分量,只知是不由自主前驱的生命物体。
   
雨崩瀑布已赫然映入眼帘,年迈的转经女人在前行走,拐杖点击坡路的声音本来是有些沉闷的,此时却明快起来,她眼里分明已打开了一种境界,旁人无法言喻。这传说中的神瀑并无强烈的倾泻之势,而是从高高的耸人蓝天的崖上丝丝缕缕地飘洒下来,在接近地面时形成水雾,水雾中一条祥和的彩虹出现,所有人都视此为吉兆,纷纷转至崖下,受其润泽。
 

阳光越来越强烈.这光热之韵与冰雪契合而成的瀑布也越来越生动了。有虔诚的藏歌响起来,循声望去,见三个藏族女人卸下简单的行囊,仰望着瀑布合唱着。我分明看见歌唱者眼睛里饱含着泪水,泪水里有阳光在闪烁,有彩虹在显现。她们的头发本来是灰燥的.此时却润滑极了,光亮极了。幸运是攀登跋涉的结果,人间的风霜雨雪在这里升华为希翼。似乎我也有许多心情要倾诉,似乎我也有幸运极致后不再下山的想法,但我没有一支如此自然而然的歌可以吟唱,我只想象着幻化为她们头顶的一根发丝,件随她们生命孕育、生存操持、信念铸就的过程,最后还牵连她们如雪山一般久远的灵魂。 ------本文摘自“香格里拉陈俊明”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