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看!!!拉市海那只没羞没臊的鸟
在全世界都是如此,鸟不仅和树有缘,也和海有缘,这大概是因为海里的鱼儿。就像高尔基写的那只海浪上的海燕,它可不想做什么暴风雨预言者,也不想做什么无产阶级的象征,一条果腹的鱼才是吸引它的所在!
有海的地方总有鸟,甚而只是一片湿地也总少不了鸟的身影,丽江的拉市海就是其中之一。丽江古城西面的拉市海,历来候鸟繁多。虽然观鸟作为一项户外运动在国外已经流行了几百年,但早些年,拉市海的农民们可没什么兴致看鸟,扛一把气步枪打鸟或可称为户外运动,但是看着飞禽们糟蹋地里的庄稼可绝对不是!
拉市在纳西话中意为新的荒原,那时的丽江地区像拉市坝这样水可渔、地可耕、树可伐的地方并不多见,但这里却有着一个不同寻常的祸患——鸟害。即便山匪造成的损失,也不可与这些可爱的鸟儿相提并论!
每年入冬,成群结队的候鸟飞越三四千公里而来,栖息在拉市海边的干草窝里,暖和的波光粼粼的水面上,然而最合它们心意的还是农田里刚播下大麦、小麦、蚕豆等作物的种子,其中最为美味的要数被露水润得胀大的蚕豆。胚芽似发未发的蚕豆,就连庄稼汉自己煨油茶时也会从田里捡一大把来,洒在炭火盆里,咯嘣咯嘣的嚼着,又香又甜。各种鹤类可是爱极了这种美味,仙鹤来朝的年月,庄稼人种一季蚕豆要补两三次种子,鹤势汹汹的年头甚至要在家里育好秧苗才敢移植到田里。从播种到小春庄稼成熟,大半年的时间里要和各种鸟类长期抗争。
对付这些鸟,田里立个稻草人一般收效甚微,于是气枪、陷阱轮番上阵。煮鹤焚琴向来为人不齿,但在庄稼人这里却没那么多讲究,在田间地头横行的鸟患也可以是品质低劣的野味、甚至连斑头雁也会上了餐桌。斑头雁、水鸭、野鸭之属在纳西话中唤作“斑傲”意为“糖鸭”,加糖红烧便是这些鸟类的传统烹饪方法,个头再小一些的鸟则只能落到或烤或蒸的田地,甚至有些食之无味。
然而这些鸟儿无论个头大小,糟蹋起庄稼来,可都是行家。灰鹤专挑着刚播下的种子和成熟的果实吃,鹧鸪酷爱各种作物的嫩芽,尤其是麦子正当中的嫩芯,这一口下去麦子如同被阉割了一样,绝了长出麦穗的可能,麻雀则喜欢刚灌浆时的大小麦。
热闹的时候,十万来只鸟类到拉市过冬,几万只鸟像是剃头的推子一样精致的对付了麦穗,这一年的收成要因此损失大半!因而在那个年代,吃鸟猎鸟很是正常。
2004年,拉市海被列入国际重要湿地名录,政府开始补偿农民鸟类造成的经济损失,人鸟关系才趋于和平,后来观鸟甚至变成了拉市海旅游的一项重要体验内容!骑马、划船观光旅游是拉市海农民的一大经济来源,每年接待游客几十万,农民牵起马成为马夫,游客上马、上船前常问能不能看到鸟,于是鸟儿和这片土地的主人反而达成了合作共赢的关系。
由此可见,拉市海的人鸟之仇并非因为有食鸟的文化或者传统,不过是鸟儿损害了庄稼人的经济效益罢了!
如今的拉市海,鸟类虽不如那时多,却显得可爱,每年大约3万多只越冬候鸟前来,这些鸟一点儿也不怕人,甚至有时野鸭子远远的看着游船,不时钻出水面炫技!秋冬季节的拉市海,总是蒙着一层浓雾,高高的芦苇间偶尔会飞起一群优雅的灰鹤。斑头雁、鸬鹚、鸳鸯等更是随处可见!当然更常见的是家养的鸭子,它们凶猛的追着游船在水面上奔跑讨食。
人类对鸟的情感颇为奇怪,擅唱的画眉、丧气的乌鸦与猫头鹰、寄托愁思的大雁,当然还有不可侵犯的天鹅与白鹤。从未有过观赏别的动物能发展成一项户外运动的,这大概与鸟儿的高去高来,鸟语的神秘难懂有关。但是当我们提起一只天边的飞鸟,必然是羡慕它的飞行本领,总觉得鸟儿就是自由本身,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这种羡慕源于对自由的错误理解和对鸟类习性不加研究。大多数鸟儿飞行时需要风来助力、候鸟不找个温暖的地方过冬很可能冻死或者饿死,鸟儿既没有随心所欲的飞行的自由、也没有不迁徙自由。
然而许多对鸟类习性了如指掌的生物学家也对这些精灵充满了爱意,《瓦尔登湖》有一个译本的封面就是如此,梭罗把鸟类当做是森林里的邻居、房顶上的客人,他把玉米挂在屋檐下招待它们,在煤油灯下饶有兴致的描写着这些来客的癖好。
闷声不响的冬日早晨,带一支鱼竿,挎着望远镜和照相机,像一块石头那样坐在拉市海边的草窠里,等待早起的鸟儿从身边走过。这时候你还需要一本百科全书,联想起关于这只生灵的种属、习性才是乐趣所在,而不是骑在马背上,失神间指着天边的塑料口袋喊道——看,那只鸟!
 
 
----摘自【走进丽江】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