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亲爱的梅里雪山雨崩(二)

 第二日 山行

 
五点起床,五点半出发去飞来寺,为了去看雪山日出。要是能够看一场雪山日出,定是异常的壮观而动人心魄,但是很多人没有这样的福缘,因为神山不会轻易显现。到达的时候还是夜色深笼,但已经有很多人等待,都在期待一场奇迹出现,在晨雾和煨桑的烟雾中,架设好相机,充满耐心和期待,翘首以待。真可谓是相机集锦,各类各式的相机一排溜架好,颇为壮观,亦是一景。
 
黎明从西方的山峦顶端一点一点的透亮下来。云雾升腾,江河奔涌,早晨开始。雾霭上升聚集成云朵,云团迅速移动,有时在山腰飘绕如哈达献彩,有时在山顶如雄狮盘踞,有时阳光穿透而下,幻化成五彩的城堡,其间缅茨姆山峰若隐若现,但是主峰一直未能现身。
 
看来这是瞻仰雪山尊荣无望的一日。我们收起相机,找一家餐馆吃早点。很多餐馆人满为患,最后我们守在厨房,终于等到几碗稀饭和面条,还有幸抢得一罐酥油茶和几个包子,算是一顿丰盛的早餐。很多人围着灶台旁锅边叫着“十碗米线,二十个包子,二十个鸡蛋”,他只是答应着“好,好,就来”,仍然不紧不慢的一次煮四碗米线,客人自己拿食物,吃好后主动算钱给老板,老板只说个单价,总起来就收钱,也不用再次复核,大概在神山脚下,没有人有欺骗之念。一个外地游客哈哈笑着说:“吃饭基本靠抢”。引来一阵赞同的笑声,但是没有抱怨。良辰美景,大家早做好吃苦耐劳的准备,并且就是为吃苦而来,基本要求是:有饭能吃就不错。
 
看不到日出,大伙纷纷打道前往明永和西单。在上神瀑之前,要到位于澜沧江畔的巴久寺求取准许到圣地的意念钥匙,但是我们径直到达了西单停车场才发觉已超过巴久寺了。因为已到过曲丁阁,祈愿得到一样的效果,就没有再返回去巴久寺。
 
从山脚下的停车场开始上路。
 
起初山路陡峭,阳光直射,很快就汗流浃背,几乎是摇摇晃晃的行走着。一路有从山上下来的游客,骑马的、背包行走的,一脸欣慰的笑容,似是有所解脱。佩服的是赶马的人,终年行走山路让他们身材矫健,健步如飞,如履平地,在马后小跑着,真是羡煞人也。
 
行走的速度因人而异,逐渐一行人就有了距离,按照各自的速度前行。对于雨崩之行而言,前往的意义不光只是在淋浴神瀑的时刻,更大的意义是在攀爬山路的时候,人生就像行走这样的一条山路,尽管有很多人群,但是相对而言,个体是孤独的,你选择了走这样的一条路,除非你返程下山,不然你别无选择,只有继续朝前,只能选择坚强和坚持。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背负,即使能够拉你一把,也只是暂时。在一些路段,要咬牙坚持,挺过那一阵就好了,在到达缓坡的时候,可以体味辛劳之后的舒缓,能抬起头看看前方的路。目标在前面,每行进一段,就表示着离目标又近了一段。尽管人生有时很苦,但总是有风景,在行路的时候,不要只是埋头走路,要会抬起头来欣赏风景,能从每一段路上发现不同寻常和特殊的意义。
 
路上有休息站,称为茶馆,原以为一路走去就是荒无人烟之地,乍一看到有人在升起火炉煎面饼,真是觉得无比美好而亲切,坐下来要一块煎饼,油香味顿时爽口爽心,一块油煎饼4元钱,不贵,反而觉得在山里能享受到如此美味,如无价之宝。每隔一段路就有一家茶馆,要到山顶的时候,我们超小路,只见满地牛粪,还有新鲜皮革的腥味,正自纳闷到达了一个什么地方,翻上小山梁,只见一块萝卜地边,有一个简易茶馆,篱笆上晒着几张新鲜的牛皮,篱笆上拴着一头牛,原是一家---牛肉馆。在前往圣地的路上,被拴的牛眼神凄楚,这样的场面,心里颇有微词。店家是一个长发、戴牛仔帽、清瘦的藏族小伙子,白色的衬衫使他显得帅气而热情、单纯、美好。赶马人在这里歇脚,补充精力后再开始下一站的跋涉。小伙子招呼客人热情重周到,帮忙下马上马。客人坐下后,他从纸箱里夹出提前烙好的煎面饼,有要吃牛肉的就舀一碗出来摆上,客人可以马上享用美味。牛肉汤用牛肉馆旁边篱笆围着的地里长出的萝卜清炖,煎面饼下萝卜牛肉汤,看着眼馋。我们点了一碗牛肉,但是总感觉被拴的牛凄楚的眼神,三个人终究也没吃完一碗肉。在吃饼的时候,看到对面坐着一个赶马的藏族妇女,大约35岁左右,穿着汉服,眉眼之间一看就是藏族人的特征,年轻时一定是个美人,但是大约没有人提醒她所具的美好,她的美开始逐渐无声地消融于时光,但恰好因为她对自己的美好不自知,让她保留了单一而纯粹的气质,让她在岁月中残留的部分美好反而有一种惊心的美,仿佛白驹过隙的瞬间爆发出的光华。她点了一碗牛肉汤和一块煎饼,低着头默默的吃着,有人在旁边讲述什么,她抬起头看着,眼神里的诧异让她犹如孩童。
 
多么自然的美与好……
 
其实这样的生活天然而自由。少有束缚,比如观念。来自外界的。高强度的赶马生活需要补充体力,一间原本在闹市的牛肉馆搬迁到山上,各得其所。我们在城里吃牛肉,不觉得需要发慈悲心,却在山里感到一条牛的凄楚和绝望,是否带着虚伪和矫饰。
 
之后的行程,一路陡直而上,默默前行,到达那宗垭口,上山的路告一段落。西当到那宗垭口,海拔从2680米上升至3720米,垂直高差达1公里之多。如在平地,1公里的路程不算数,在垂直距离上,却径自觉得感悟如此之多,收获如此之多。
 
山顶到山脚,海拔从3720米降到3050米,落差700多米,路干脆开始畅快的垂直而下了,一路尘土飞扬,因为大家都是在小跑而下,带着征服的快感和即将到达的兴奋,还有难以刹住的脚步。上坡考验大腿,下坡可就考验小腿了,在稍微平缓的地方站下来,就看到大家的小腿在筛糠。
 
转过一个弯,一片藏族村落豁然尽现眼前。走过那么多的山路,一路都是原始茂密的林子,突然尽显这么一片村落,真是如《桃花源记》里,武陵人到达桃花源时的感受一般:豁然开朗。藏族村寨一直是藏区一景,不管在何种自然条件下,藏房宽大而厚重,整齐的屋顶,洁白的墙面,梯形的窗框雕刻有精细的花纹,不管土地多么贫瘠,村庄周围都是绿树和青苗,和房屋相互映衬,远远看去,自成一景。
 
远在深山的雨崩村,分为上、下两社,上社在雪山脚下,下社在河沟对面,安静地坐落在一块平整的田坝里,前往神瀑的路蜿蜒穿过村庄,朝向神女峰缅茨姆的方向。房屋零散分布于田野上,大树俨然于房屋之间,猪鸡牛羊穿行在村庄中间的土路上,好一派印象派的田园风光。同行的摄影师架起三脚架找最佳角度拍摄,他在静静地等待着一束阳光移动到村寨里,光线不负众望,他按完了一卷胶卷。我们则已经美不胜收地将村庄从各个角度收纳进了数码相机,只为记录这一刻良辰美景。
 
住宿在雨崩上社。村中来来往往都是穿旅行服的人,要不是腿脚的酸痛提醒路途的遥远,还以为就是在城市周边的某一个景点。床位基本卖完,很多人聚集在操场上,等待去农户家协调地铺的同伴回来。大家都没有焦虑不安的情绪,也许如同我们的心情,觉得走过这么艰难的路程,已是对自我的挑战,能够到达雨崩,在操场露宿一夜应该也没问题。设想假如实在找不到住宿,只要找到一个火塘,在火边靠着背包小睡一宿也可以。所幸的是同行的另外一伙伙伴已提前定好房间。
 
房间是一家新建的客栈,一所非常宽大厚实的藏房,用青光漆突出原木的颜色,还散发出木漆的清香。楼下是餐厅,楼上分隔为小间的客房,每间摆着四张单人床,被单洁白干净,再加一块宾馆用的柔软的褐色的毛毯。
 
此情此景,幸福感真是油然而生啊。
 
客栈背后有洗澡间,分为男女两间,安装着太阳能热水器,很多人排着队等着洗脸。女人的各式化妆品摆在洗澡间简陋的土窗台上,窗台上有一个农村最常见的塑料挂镜,这块镜子,大概映照过各种各样的女人容颜。由于在山野间,不大需要化妆,每个女人照着镜子没有左顾右盼,只是简略地涂上防晒乳液即离开,将空位留给下一位。
 
时候过午,天色尚早,伙伴们在火塘边打起扑克,我觉得不远百里来到圣地,只为了打一场扑克未免太过奢侈。便相约女伴到村后闲走,感受雨崩村的景致。雨崩上社远看似乎背靠雪山,地势狭窄,没想到它的美景尽在村后――,一片广阔的草地,长满树型优美的大树,酸浆果连片生长,鸢尾花早已谢过,带出一片闲暇的明黄,暮色给傍晚的森林覆盖上静谧的悠远。在如同梦幻般的树林中,颇为奇特的是竟然有一条车路,拖拉机的车轨从丛林中蜿蜒延伸出来,看着在密林中的一段路,有种感觉,觉得越往深处走,会到达一个中世纪的英国古城堡,有穿着燕尾服的绅士和白衣纱裙打着洋伞的淑女谈笑着由林荫小道走来。真是“此中有人,呼之欲出”。
 
本文转载自:香格里拉 陈俊明 公众微信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