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怀念香格里拉古城客栈—德拉姆

 很多人知道德拉姆,一是田壮壮的记录片《德拉姆》,用苍凉而明媚的色彩、梦幻与纪实兼具的手法记录了云南大山深处发生的古老的事件,讲述一匹叫德拉姆的马匹,行走在茶马古道上,用一种平淡而真实的追踪描述,犹如倒一杯白开水给你,慢慢喝,慢慢就抓住了你的心,跟着它走进那荒凉而浑厚的西风古道……

 
二就是香格里拉古城里比较早的客栈:德拉姆。
 
远方的人,因为看过《德拉姆》,便翻越山川与河流,来到云南怒江州与迪庆州交界的一个叫“丙中洛”的地方,再来看看香格里拉,来看看这个时常发生奇迹的地方。
 
在世人惊叹于香格里拉大地上,梅里雪山的圣洁之震撼、峡谷的沟壑之壮美、密布的森林之雄浑、原野的辽阔之细致时,独克宗―月光古城,这座沉睡的古城也为世人瞩目,有千年故事沉淀在里面,像沉静的湖面,有惊起的飞鸟,便是最壮观的风景。
 
香格里拉古城的商机,就这样被最初开发的酒吧文化唤醒,给这座古城带来了无限的生命与活力。德拉姆客栈是在那个背景之下较早入住的香格里拉客栈之一。
 
第一次看到关于德拉姆的消息,是看到一则《迪庆日报》上的简讯,介绍了在德拉姆举办的一场别开生面的诗歌朗诵会。
 
几天后,一个朋友相约去香格里拉古城茶室坐坐。溜达着就到了德拉姆。地理位置算是极佳,坐落在大龟山正前方,是现在的博物馆侧面的一座单门独院的小院,老板好眼力,一眼相中这个依山傍水的宝地,院后一坡桃花,开得正好。那时古城交通不太便利,一路到德拉姆还是泥道,曲曲折折的经过很多路和房屋才到达,反而有一种古朴的意趣,土墙木门,在草块铺出的长满早春嫩草的墙头下,是一道藏式的木门,门外用麻绳穿起来一块木牌,上书中文和英文的“德拉姆”――“DELAMU”,是仿照藏文书写的字体,独特洒脱。
 
一进门,看见几块澄亮的青石板,延伸到向上的石台阶前,上完台阶,才进入德拉姆的院子,不是常规的平整的院坝,是龟山山体凸凹不平的延伸,院子几乎就是不平整的,斑驳的石头与石块间的青草相映成趣。院子的左边,是德拉姆的咖啡室,有让人不由自主想坐下来取暖的温暖的煤球火炉,圆形的沙发围着几张白橡木的方桌,铺着亚麻台布,桌上的尼西土陶罐里插着一把桃花,简洁、素淡、清雅而有人情味。院子右边是客栈房,全部木质,藏式客厅里安放着藏区家家户户都用来取暖的烧柴火的大铁皮炉,木柴在火炉里烧得噼啪想,暖和极了,或路边上摆着富有异国情调的尼泊尔靠垫,椅子后就是一排装满书的大书架,满屋书香和暖气,已深深地吸引住了来客的眼球。
 
德拉姆的老板出来招呼大家,是一个带着眼镜的、文质彬彬总是微笑的男人。微笑的人本身就具有磁场,在高原迟来的柳絮与熏风中,他给我们调制咖啡,低着头静静的打奶泡,他说很怪,怎么打都打不出卡布基诺的牛奶泡来,是否是因为自己得了感冒啊?他的自言自语让我们大家都笑了起来。咖啡厅播放着旋律奇怪但是极其吸引听觉的音乐,大概是印度或尼泊尔那一带的音乐,平静地牵扯着听者的记忆,让人不由地想起美好事物发生的喜悦和失去的惆怅。咖啡室的角落依然是一整架的书,都是质地非常好的书籍,从中到外,从优雅到拙朴,从细腻到博大,充满时光和历史感。翻看王小波写给李银河的《爱你就象爱生命》,靠在木椅上看天,天空辽阔高远,白云一直悠来晃去,风吹过来,难得没有凉意,只有桃花瓣瓣坠落在地。
 
老板叫王飞峙,做事情慢条斯理,井井有条,咖啡和三明治终于做好了,咖啡的奶香,和三明治火腿的咸香,吃起来味蕾非常享受。攀谈之间,得知老板娘叫唐芸,目前不在店,到尼泊尔穷游去了,据说来回一趟行程花费不过3000元,他们喜爱这样候鸟式简朴自由的生活,从广州来到香格里拉,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工作如此,两个人之间如此,和世界的关系如此,没有牵绊,没有束缚,自由得像风一样。“自由”,真是一个闪闪发光的名词,没有时,期待拥有,拥有时,如何利用,便真是考验人了。
 
桃花、咖啡、音乐、书籍、面包、安静的下午时光,还有一只叫丁当的小狗一直绕膝奔跑,一切浪漫的元素聚齐,德拉姆就是浪漫之地。一切自由而轻盈的梦想,一切可以实现的愿望,一个恬淡、安静而温暖的处所。
 
以后,我们就常去德拉姆晃,安度所有闲适的时光。慢慢看到很多人知道德拉姆,喜欢德拉姆,来德拉姆就像回家。
 
老板娘唐芸终于回来了。一个肤白、善良、细致而养眼的女子,感觉她的气质就似秋天的白桦林,热情、怀旧、淡定,像她营造的德拉姆的氛围一样随意和亲切。我们很快熟悉彼此,经常一起吃午餐,看书,闲聊,喝咖啡,发呆,看云,采花、逗狗玩。
 
最早入住香格里拉古城的商家收入都不错,因为一开始和户主签的房租都比较便宜,成本不高。随着商家入住越来越多,酒吧越开越多,一房难求之下,投机的商人也来了,炒高了古城的房租和地价。古城日益展开的繁华后,开始隐藏和透露着一丝杀机。唐芸谈过这种担忧,但是我们都不太爱为很远的忧患多想。
 
直到那一天终于来到了――德拉姆必须离开,相对于古城;或者说解散,相对于客人;或者说撤出,相对于房东。多方周旋,却再没有商量的余地。
 
在一场冗长的调解未果后,他们只好与房东双方对簿公堂,最后,却是输了这场官司,大概因为当初签订合同条款的时候考虑有所不周。当时,他们选址在悠远僻静的角落,没想到如此之快就受到了炒作的冲击。最后,唐芸说她累了,要回广州。
 
我们陪着她拍卖、收拾衣物,送她上飞机。走之前她长叹说:怎么说走就走了,原来人世间真是守不住美好。
 
后来我们很久都没有再去香格里拉古城。
 
后来某一天再经过德拉姆。真是恍然惊梦如十年。
 
德拉姆的房屋早已消失不见,在它原来的地基上,建出来一排空心砖房搭建的商铺,再后来,听说那些铺面因为太过简陋而很少有人租用,最后某间房触电失火,一排房子都烧完了,主人没钱再建,很长时间,都是一排乌炭裸露在泥地上,任由风吹雨打。德拉姆或者说那排古老质朴的房子,就这样烟消云散。屋后的桃花树也都砍掉了,它们再不会在高原的早春飘一些花瓣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 ,再没有远道而来的客人,“小扣门扉久不开”,再没有一屋老友和几杯咖啡,“天光云影书入怀”……
 
想起人世间,一切不经意就过掉的美好,在回头望的时候,那些温情而细腻的片段,徒叫人觉得荒凉。
 
本文转载自:香格里拉 陈俊明 微信公众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