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梅里雪山雨崩之行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转山转水转佛塔, 不为修来生, 只为途中与你相见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

当我第一次读到六世达赖-仓央嘉措这首诗时,我脑海里闪过的就是一个念头——“我要去雨崩徒步”。之后无数次在脑海里默默回想这句话。因为我执着相信,吸引的魅力绝不止来自终点的美景,至少对行走着的灵魂而言,血液的奔涌、心脏的悸动、汗水混合成脚下的泥泞、脚底的水泡、笨拙的下坡、掌握不了平衡屡屡摔跤新添的伤口,是机械类交通工具换取不到的真实。这不是对身体的自虐而是对生命的热爱,所以我总是突生想用双脚丈量这个世界的冲动。

香格里拉的秋季,天的确凉了些许,阳光少了温度,凋落了绿意,瘦尽繁华。这样的季节里我决定人生第一次远行。

一等青年坐火车远行,文艺青年坐飞机远行,二货青年徒步远行,想来我也是个二货,肆意虐待自已的身体。不过还好出发之前至少知道打探一下线路,准备好面饼加火腿肉,以备饥饿之寒。

一路高亢激昂唱着“无所畏惧勇敢前行”,经过四个半小时顺利抵达德钦梅里雪山尼农村。问过路线我们徒步向雨崩村进发,热血沸腾遇到85度的坡豪不屑一顾,很快那一段路被弹起灰尘模糊,随着水渠小道不断变窄,引向悬崖峭壁的路越来越险,我逐渐放慢脚步,更不敢将视线离开脚前半秒,近一个小时我们才走完那段让我心跳急剧加速的路程,此时的腿不知是恐惧诱发还是肌肉收缩开始不断的打颤,看到半山有个似客栈的木屋,我拼命往前冲想着不行就在那住下了。

我是第一个到达木屋的,但空无一人,屋檐下有到达雨崩村的标注。几人稍作休整继续奋勇前进,想着天色暗下来之前赶到雨崩村,我们加快了脚步,顺势而下的河水有磅礴之势,掩盖了山谷里的所有声音,朋友间的偶尔交流要比平时提高好多倍的音量。没人去计算时间过去了多少,天色却毫不留情暗了下去,在这深山里我们又一次给脉搏加速,到达第二个站点时我们似乎精疲力尽,几个人就地补充了些能量,纠结着是继续前行还是返回尼农村第二天再走。紧锁眉头之时恰巧遇一藏族妇女,她是送东西到这个站的,她还要返回雨崩村。置身在深山中,我早已失去了方向,这意外的惊喜着实安慰了我们,至少我不会哭死在深山里,有这个藏族大姐的援助,几个人再次敞开喉咙干吼着,此时的我终于理解了“宣科”老先生的那句至理名言“恐惧产生音乐”,冥冥中我感受到那个藏族妇女是佛祖授意来拯救我们的… …徒步到达雨崩村住进客栈已是夜里12:00点,感觉那腿早已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匆匆补给能量,几个人泡过盐水脚混混沌沌睡去。

清晨我被小鸟的歌声吵醒,按耐不住有些小激动的心情。或许在决定徒步进雨崩村那一刻起,心里是虔诚的,敬畏的。得益于这些年坚持不懈的运动感觉脚没那么痛了,梳妆后推门而出,刹那间我被眼前的景象融化了,五冠峰就矗立在我的眼前,群山环抱的雨崩村,绿意盎然,如果说纳木错是佛祖遗落在高原上的一滴泪,梅里雪山雨崩就是散落在神山脚下的一条纯白哈达。晶莹剔透的五冠峰,蔚蓝的天空和盛开的鲜花,似远离尘啸的“世外桃源”。

鸟鸣枝头无寻觅处,碟跃草木舞翩跹。山泉跌宕沁清凉,五冠雄峰傲英姿。祥和与宁静被这些深藏的精灵们演绎的愈加深邃,此时的我被眼前的美景凝固了。那一刻埋怨自己没有一只生花的妙笔描绘美景、描绘瞬间美妙的时光。内心在欢呼,激动,这辛苦是值得的,大美!

徒步进神瀑的路,还算轻松,没想像中的困难。最难走的,要数爬雪山那段吧。路很滑,一不小心就摔跤。我们一步步小心翼翼踩着沿途的脚印行走,空气里弥漫了极细极细的雨丝,应该是神瀑赐予的圣水吧,虔诚的好友金胜一路念经前行。路上我遇到了一位84岁高龄的藏族老人,精神矍铄,身轻如燕,边念经边行走,听说也是从香格里拉到雨崩过来,为表示虔诚他拒绝骑马,在快到神瀑时,老人若无旁人的朝着心中的圣地,磕长头跪拜。我心中肃然起敬,驻足目送。在老人的心里是何等的虔诚、专注与坚持,才是内心永恒的信仰,让一切浮华黯然失色,成为这次梅里雪山雨崩徒步之行路上一道闪光的风景。

听说藏民以到雨崩神瀑下淋浴作为一种洁净心灵的修炼,“雨崩”意为经书,其名于离村不远的“石篆天书”胜景不无关系。几个好友径直站在神瀑下,双手合十,不知为何我的眼泪就涌了,或许是旅途的劳顿还是心里莫名涌起的无怨无悔,任凭恣意后,再到神瀑前,我们效仿藏族的仪式,挂上早已准备好的经幡,默念心中的愿望,虔诚的叩拜,也为纪念我们这一程。人生总有很多出乎意外,就像这次我能全程徒步完梅里雪山雨崩一样。不去尝试你永远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也就不会有更多突破自己的机会。

从神瀑返回雨崩村,几个好友觉得有些不舍,决定在停留一晚,一直未从兴奋中走出来,几个人相约到草甸上,共享远离喧嚣的幽静时光,夜幕下,看天上密密麻麻繁星闪闪,月亮悬挂在雪山顶,这景色,如梦似幻。此时的我们唯恐谁的呼吸惊扰了这份宁静… …

第三天早晨我和好友四人徒步返回到尼农,再驾车返回香格里拉,路上好友菊璟频繁的走走停停,一路磨蹭时,我错误的做出判定她是因为“娇气”而已。后来才知道她患有腹外疝疾病,长时间行走导致腹内压增高时进入疝囊,引发剧痛,平卧、休息或用手轻推才能回纳入腹腔。这个在我眼里“娇气”的城市女孩,却以无比坚强的毅力完成了人生中一次异常艰难的挑战。她给了我们太多的勇气和信心。她说:“她喜欢用双脚丈量行程,用心感受自然”。在喧闹的城市里生活着,她的心里却独守着一份属于自己的宁静… …

每一次的徒步,都很感激同行的伙伴们,是你们让一次次的旅程都变得更加完美,这是一条漫长的炼心之路,有你们相伴同行真好, 真心感谢!

人生会有很多次旅行,总会有一些地方一些人让我笑得真挚灿烂、离得痛彻心扉、想得深切难过。梅里雪山雨崩,给了我太多的惊喜和感动。雨崩徒步之行应该今生只此一次,雨崩,将成为我心里永远不可替代的一个圣地、一个回忆。

那年秋天我以这样一种方式作为送给自己四十二岁的生日礼物。

本文转载自:香格里拉陈俊明 微信公众平台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