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丽江拉市海不是海

 我们出发了,有一个女队友“宝宝”还没有到,但是路途不就是这样吗?该出发时,我们就得出发,最好天不亮就上路,不耽搁,不因任何人任何事而停滞。

 
出发之前称了一下背包的重量,我的背包是27斤。买了一大包药品,右手帮我背,水壶,叶子帮我背。包里还背了我看的那两本书,以及安妮宝贝的《春宴》。在古城国际青年旅社门口拍了一张合照,算是留念。这基本是我们唯一一次合影。第一次背着这么重的行囊,然后想了一想,我们的生活必需品,好像就27斤,包括一顶可以安眠的帐篷及保暖的睡袋。我们仿佛将整个家当全部背在身上。
 
那时我用的手机,是OPPO直板手机,粉色的,小小的,还不是触屏的,屏幕就小小的,打电话、看短信、看网页,我记得我就使用过这几个功能。男子在方向感上有天生的优势,至少我遇见的人多数都是男子方向感极好,女子偏弱。独独领队走在最前面,叶子断后,在旅行中,“驴友”中体力偏好有户外徒步等经验的人会主动承担起照顾大家的责任。我是女子,恰好是年纪最小的那个,体力相对偏弱。于是,远远的看着他们走在了前面,偶尔停下脚步等我。叶子在我身旁替我加油鼓气,第一天出发便下起了大雨,这很考验装备的防雨性。
 
正好该吃午餐,用依伯带的迷你气罐和灶就开始了第一次户外的午餐。记不太清煮了些什么了,但是味道很独特,笑容很多,食物很少。第一次体验一天之内下十几场雨是什么样的,下雨了,把雨衣穿上,刚穿上,雨又停了,又脱掉,循环往复。丽江的天,说变就变。下午一路经过苹果树林,太口渴了,于是借了几颗苹果吃。叶子讨厌吃苹果,在苹果林里摘了几颗梨,我体力有些跟不上,他一路在旁断后,拿给我一颗问,子鸢,要吃梨吗?很多年后,这简单的一个问句时常在耳边回响。
 
梨,离。
 
从那以后,我极少吃梨。
 
【贰。拉市海不是海】
天空慢慢暗下来的时候,我们如期抵达拉市海。一个美丽的湿地,有人在那里拍摄婚纱照,当地居民热情的腾出了一个二楼给我们搭帐篷用。木质结构的房子,光是看着,就觉得很美。从房子的角度看拉市海,美得不像话,雨后的天空格外的蓝,蓝白相间真是最打动人的色彩。欣赏一番美景,开始搭建帐篷,第一次住帐篷,虽然并不是在野外露营,但在这么美的地方,还是异常兴奋的。
 
煮晚餐,泡面配酸菜简直是一绝。消耗了很多体力,吃什么都味道好,除了压缩饼干。聊了许多话,已记不清我们说了什么,或者聊了什么。但是那天的夜色很美,我很确定,那晚的风很轻,传来了远方的消息。
 
拉市海不是海,镜中月没有月。
 
【叁。五桶米饭,每个人都是饭桶】
第二天起了大早,景色太美,床太硬,我们适合早起。
 
从拉市海到雄谷,我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老天爷哭了多少次。中途在独独带领下玩儿了一次小穿越,还看到了一个山洞,不知道这个黝黑的山洞是什么年代开凿出来的,有什么样的故事,有什么样的人经过它身旁,是否曾在这里避灾祸,迷了路的人是否在这里歇了一夜,架起了柴火,观望夜空,好知道第二天从哪个方向上路。
 
冬姐摔了跤,叶子崴了脚,还好还好,我们在夜晚抵达了雄谷。雄谷的夜晚些许店里发出微弱的光芒,我们找了个木质小阁楼住下,放下行李,饥肠辘辘的人只想饱餐一顿。我们是餐馆的最后一批客人,老板家还有最后三木桶饭,我们8个人,吃了五桶。剩下的两桶,当然是餐馆老板去隔壁餐馆借的。第一次知道自己这么能吃,平均下来每人消费35元,差不多是我们3天的预算。驴友,穷游。第二天,得啃压缩饼干了吧。
 
记得那天晚上我和冬姐聊了很多,她喃喃的给我唱了几首王杰的歌,她说这是她最喜欢的歌。忘记了那天晚上我们说了些什么,一个年龄跨度如此大的两人,在夜里说着彼此能够听得懂的话。
 
【肆。虎跳峡,今夜喝醉了,我们明天再上路】
第三天,冬姐和云伯首先不能再走了,毕竟年纪上涨,体力有所不及。
 
我们走了好长好长的路,我的书籍在路上送给了帮助过我们的陌生人。走得越远,越知道行囊里的必需品有什么。中途我的体力也实在不支,我们6个人开始搭车,一个开着皮卡车的藏族大哥向我们伸出了援手。老规矩,女子坐温室,男子负责寒风中耍帅。和藏族大哥交换了手机号码,搭我们到了目的地,我们依言和依伯冬姐汇合。冬姐依伯在虎跳峡那个小镇上,找了一个多小时货比N家最终选择了一个物廉价美的旅馆。至于有多美,标间独卫24小时热水40元,双床单间20元。大家决定去小镇上瞎逛,我问叶子,如果可以选择,你想做什么?“我想我是灰尘。”忘记了问他为什么,或是我已经不记得他的回答。我想做一朵花。女子,插花戴朵。那时的想法莫名天真。
 
第四天,原计划我们要启程离开,藏族大哥给我们打电话说已经又给我们续了一天的房费,下午带我们喝酒。中午去菜市场,我们买了一条鱼,在旅馆借用老板的厨房,给大家做了我的拿手菜水煮鱼,面包也露了一手,只需要付一点调料钱。我们经常说水土不服,那天我做的鱼,同样的做法也不再是北川的滋味。不一样,也好吃。
 
中午一点左右,藏族大哥开车来接我们去他朋友的酒吧,是开在虎跳峡里的。进去的时候直达没注意看名字,出来的时候我可能是躺着回去的吧。反正,我没有看名字。和藏族人相处,这是第一次,后来才懂,和藏族人交朋友,喝好了就认你这个朋友,没喝好直接就不记得你。我们8个人,加上赶上我们队伍的“宝宝”抵达。9个人自认为自己都酒量都不错,喝酒没带怕的。但是,和三个藏族大哥喝酒,喝趴了又来,来来回回滴,一个酒吧,一个山庄,两个KTV,一个烧烤。从中午一点到凌晨三点,喝了14个小时。藏族大哥一个都没中途离开过,我们9个人反倒像车轮战,喝倒了回去睡一觉又来。几个藏族大哥教会了我们很多藏族人的忌讳,和藏族典故,宗教信仰等。我们一边喝一边聊天,天南海北的说了一通,只记得那天的夜色很美,酒很甜,人很好,夜色很美。
 
喝完酒,睡一觉,起床就上路。可是,这一次,我们是以分开的方式上路,是谁走了呢?
 
故事,未完待续……
 
文章源自:有女子鸢  生活有味是清欢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