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您免费设计最心动的旅行方案!

时光缓缓,日子散散,我很想念沙溪

 四时更替,耕种有时,收割有时,烟火有时,寂夜有时,这是我想念的沙溪。

喜悦有时,悲伤有时,在我所行走过的路上,从没有一个地方让我如此地悲喜交织。
唯有沙溪让我无从下笔。
 
这是一篇被师姐毙掉又重新书写的游记,第一篇写完后发给师姐试读,恰好赶上她喝了小酒后的微醺状态,类似于地理百度的文章被批判了。她说,这分明不是她所认识的沙溪。
 
师姐和我聊起沙溪那些喝小酒的日子、走过深深的古巷、寺观里突然见到的那一树火红、夜晚的四方街,在微弱的灯火里,那一对相拥而舞的异国情侣........这才是沙溪啊!
 
无疑,我也是深爱着沙溪的,从第一晚醉人的桃花酿到一脚跨进云海居所遇到的那一树繁荣,沙溪那么悠闲那么美,可是它又让我很忧伤。云南归来后写遍巍山等地,唯有沙溪始终无从下笔。
 
每当我开始着笔沙溪,最终都难免会想起石宝山脚下,暮色四合的村庄里听到电话那头舅舅去世的消息,会想起晚上就着青梅咽下的一句“一路走好”。所以,我宁愿不去想起沙溪,即便想起也都会让自己尽量保持游离在外的角色。
 
想避却始终避不过的沙溪,常常会有古镇素舍的老板发来老绣片,也会在某一天突然想起那些寨门,想起牵着我的手走进大院的孩童。
 
今年7月,收到沙溪的松茸,打开箱子迎面就扑来一股清香气息,那是来自两千公里的山野香气,这香气混合了大自然泥土的芬芳、原始森林的清香与松树林特有的松香。她让我想起沙溪,想起松林间的涛声,想起去年深秋长途跋涉云南深度游的一次相遇。
 
想起沙溪就会让我想起村边那条油画般凝脂的河流、夕阳下暖暖的土坯寨门、长长幽深的红砂石板路、高耸在长巷深处的白族建筑门楣。
 
会想起温暖的秋阳里所走过的古巷与人家大院,每天喝着小酒微醺走回客栈的夜路,想起石宝山踏入深林间,忽然听到松涛声浪的惊喜,还有深涧里沿着厚厚青苔的石阶而上,夕阳透过松林绰约映照在青苔上。
 
最映刻在心底的是深秋寺观,那白墙灰瓦蓝天下,突然遇见百年紫薇的一树红火,那么灿烂那么耀眼,衰败与荣光都已百年。
 
“中国沙溪(寺登街)区域是茶马古道上惟一幸存的集市。有完整无缺的戏院、旅馆、寺庙、寨门,使这个连接西藏和南亚的集市相当完备。”
--世界纪念性建筑基金会(WMF)世界濒危建筑遗产名录
 
在云南尤其大理周边有很多村落,特别是一重又一重的山里,躲着不知多少个古村落桃花源,这些深藏山里的村落各有其特色。诺邓的火腿,巍山的饵丝、东莲花村的牛干巴,以及沙溪的桃花酿、青梅酒。所以每次旅行也是舌尖的一次饕餮之旅。
 
去之前,关于沙溪知道的特别少,回来后查资料才发现沙溪原来在国际上已经久负盛名,是真正墙里开花墙外香的古镇。2001年沙溪寺登街就被世界纪念性建筑基金会(WMF)入选2002年值得关注的101个世界濒危建筑遗产名录。一时,不为人知的沙溪与意大利庞培古城、埃及国王谷、美国圣托马斯教堂齐名了。
 
去沙溪的这一路也是周折几许,原本我们的行程是打算从诺邓火腿开始一路吃到沙溪。在下关车站纠结许久,最终还是先买了开往剑川的车票。我们决定先从沙溪开始,然后再去诺邓吃传说很美味的火腿,却没想到沙溪的桃花酿太醉人也更留客,让我们最终是把时间都散散地耗费在沙溪。
 
我去沙溪的季节正好:天空通透湛蓝,田畴金黄四横。秋天的沙溪,懒洋洋地,暖暖地,仿佛铺展开一层油画般的凝脂厚重,却带有亮丽的活泼。沙溪四面环山,一条大河缓缓流过。这正是秋天最好的色彩,也是最好的沙溪。
 
从大理下关坐上开往剑川的班车,然后下来再倒一次小巴,车子蜿蜒翻过一座又一座的山,沙溪就是被群山深处包围着,所以又多被叫做沙溪坝子。
 
沙溪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千年古镇,上可追溯到2400多年前春秋战国时期,也是云南青铜文化的发源地之一。古镇历史上曾是盐马集散的重镇,也是现今茶马古道上唯一幸存的古集市。
 
几乎和丽江、香格里拉等其他茶马古道上的古镇一样,沙溪古镇同样也是以四方街为中心,然后古巷、石板路蜿蜒而呈散射性布局。古镇的四方街是中国现今最保存完好的古代建筑和商业格局,镇子仍然保留最古老的建筑特色:古寺庙,古戏台,古商铺,马店,古老的红砂石板街道,百年古树、古巷道、古寨门。
 
寺登四方街是由独特的红砂石板铺筑,街中心有两棵数在年的古槐树。东面有坐东朝西的古戏台,西面有坐西朝东的兴教寺,两者遥相呼应,将四方街平分为南北两半,整个街场四周商铺马店林立,三条古巷道延伸到古镇的四面八方。
 
兴教寺是寺登街的核心,建于明永乐十三年,已有近600年的历史。它是我国目前保存规模最大、最典型、最有代表性的佛教密宗“阿吒力”寺院,寺内保存良好的明代壁画。古戏台是寺登四方街上最有特色的建筑,它与兴教寺相对成一条中轴线。
 
沙溪的古建筑极具特色,以寺登街为中心布局,古镇共有三个门——东寨门、南寨门、北寨门。沙溪的日子,每天最喜欢走过那些古寨门,然后逶迤穿行在一道又一道的深巷,推开一家古建大院。
 
在夕阳西下的时候,从四方街走过一条巷子,穿过西寨门到镇边的河道溜达,有画家在画日落前的远山和树林、河流。桥头有外出的马队正好归来,叮叮当的铃声清脆传来。然后去看古柳树,再从西寨门回到四方街。
 
走过西寨门的时候,正好夕阳即将落下,土坯镶嵌的寨门在夕阳映射下,呈暖暖的厚重气息,我们被拉长的身影也在红砂石板路上熠熠发光。穿过西寨门,就是一条狭窄而又深长的古巷道,两边残旧的古铺面悄然耸立在巷道两边。
 
深巷有人家,虽过百年岁月仍然雕梁画栋,院墙上溜达的猫、门口晒太阳的老人,背着筐的孩童,桥边走过的马帮,古街口坐着的汉子。站在古树下,仰望古戏台,好像能听到遥远的古乐穿过岁月迤逦而来。
这一刻,内心无比的安静,行走其间你体会到岁月不动声色的力量。
 
古镇里除了逛吃逛吃,就是每天溜达探秘那些古巷与古建大院。深长的巷子,迤逦的石板路,高耸的门楣,繁琐的雕花,这些都让我们沉溺其中。欧阳古院是寺登街最吸引人的老民宅之一,欧阳古院建于清末,是“三坊一照壁”的白族典型建筑风格。
 
我们不经意的闯进了另外一家卢姓大户人家,沿着破败的深巷,从虚掩的大门看到院内晒太阳的老人和满院子疯跑的孩童。犹豫是否进去的期间,孩子跑出来牵着我的手,把我们拉到院子里,给我看那些门上的雕花。然后有老人出来打招呼,并带着我们参观。
 
屋主说他们家族是由庐陵迁徙而来,至今瓦当上仍方方正正的铭刻他们的姓氏和祖籍,从正院上二楼,二楼仅仅作为供奉先祖的佛龛,有凤冠霞帔老人画像。佛龛的精雕细琢让我们震撼,雕有龙、凤、鸟、狮子等各种精制图案。
 
我们由大院穿过堂屋到后花园,后花园自成体系,树木丰茂,墙角满当当地堆满瓶瓶罐罐,一排剑川兰花开的正好,浓郁扑鼻。
 
沙溪值得把时间缓缓搁置下来,每天早晚都要溜达上两遍古镇,走街串巷。古镇四周散落一些村落,也是值得一转的地方。出了寨门,走过了玉津古石桥,就是开阔的村外山前。河流缓缓而过,一条灌溉渠蜿如长龙,横在田畴之上。
 
远处隔着稻田是山,半山坡有零落的小村落分布,田垄上有归家的农人,赶着牛羊。本打算走去半山坡看日落,却不想误入一处村落,红色土坯围墙高耸、红红的柿子挂在树上,农家院墙挂起金黄的玉米。
 
一路散步进去,深处经过庵堂和不知名的古庙,古庙不知来处,却可以从破败摇摇欲坠的雕梁画栋中,遥想一段穿越千年的时光。
 
沙溪还有一个好去处,就是石宝山。石宝山名气也比较大,其石窟和摩崖造像也是久负盛名,有“南部敦煌”之称。石宝山是丹霞地貌,地质构造也比较特殊,山上的红砂石成龟背状裂纹,如狮似象像钟,得石宝之名。用师姐的话说,像癞蛤蟆。
 
现在我一说石宝山,师姐就说她起鸡皮疙瘩,会想起麻麻赖赖的那些红色岩石。石宝山有石钟山石窟、还有元代依山而建的悬空道观宝相寺、明代的金顶寺和清代的海云居寺观等。
 
选天气特别明媚的一天去往石宝山,我们搭上开往剑川的小巴,中途在石宝山的山门下车。进山门不远,沿着幽深的青苔石板路走进深处,是清代的海云居寺观。树影婆娑、青苔熠熠,有芭蕉旺盛高展在红色寺墙一角。
 
我们到达的时间正值中午,寺观无人,却唯有院子那一株百年紫薇,深秋的叶子宛如红火盛放迎客,映衬着蓝天更幽蓝。
 
此路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从此路过,留下买路财。
 
石宝山的野猴特别多,也很凶猛,去往悬空宝相寺,就有山大王拦路抢劫。我们被纠缠的不能挪步,山大王一路随我们上山,时刻紧盯着师姐怀里的包包。山下的林子里一大群猴子,在树枝上跳来跳去、在草地上晒太阳、玩耍,我们这一路心惊胆战。
 
石窟道观宝相寺位于佛顶山上,建于元代的建筑,是依山建筑在一堵高耸险峻的大石崖上,下层是大殿,二殿为寺观,凿石抬梁,被誉为“云南的悬空寺”。
 
明代的金顶寺
 
徒步是我们最喜欢的旅行方式,尤其是在山里,乐趣特别多。离开宝相寺,我们放弃景区交通车而选择徒步,沿着山路蜿蜒前往石窟,从半山腰可俯瞰沙溪古镇。石宝山石窟是由狮子关、石钟山、沙登箐三个部分组成。
 
我们从狮子关沿石阶而下,林子很深且重,地上厚厚的一层松针。忽来一阵风,有松涛阵阵。“听,松涛声”,天地间,深山里,我无法向你描述听到松涛的刹那感动,但希望有一天你们也能听到。就是大自然的力量,也是行走深山的魅力。
 
随着越来越深,越来越暗的石阶路,我们已经下到山涧底,日光也暗了下去。涧底林深,安静的只能听见我们踩在松枝上的沙沙声。从山涧底沿着一条厚厚青苔的石阶又盘旋而上。
 
整座大山里,林间幽深,风簌簌的吹动松林,有光从荫蔽的树枝间隙洒落石阶,浓重深如墨的青苔熠熠生光。这一刻你会想起古人所谓“松间照”与“石上流”,意境与心境大抵亦与古人相通。
 
登上石钟寺,日光已经西斜,我们必须加快速度,否则日落后将在陌生且不知道方向的山里迷路,暮霭中匆忙参观了石窟,光线已经开始减弱,石窟里更暗。石钟石窟是云南现存规模最大、保存较完好的石窟群,也是南诏、大理国时期的雕刻艺术,距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
 
出了石钟山石窟,停车场处有一条山路是下山的路,我们顺着石阶开始下山赶路。下山经过沙登箐石窟,只是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是夕阳西下,隔着玻璃门窗却是什么也看不到。唯有石窟前台阶前的一束野花在夕阳下,摇曳生姿迎着我们。
 
天色越来越暗,日落前是最好的光影。逆光中发光的植物、暖色调的田野、收获后枯黄的玉米田,以及溪水潺潺的流过。一切都带着深秋初冬的凛冽,蒙上一层薄薄的幽蓝。
 
沙登箐石窟
 
从一村落中穿过,金黄色的稻田里是白墙灰瓦的人家,夕阳已经落了半个在山的另一边,我们距离古镇还有一段距离。此时,是母亲的一个电话,知道舅舅去世的消息。放下电话,我沉默着继续和师姐赶路。
 
进古镇的时候天空残留一抹绯红的晚霞,蓝天和白云依稀可见。内心却不知道如何表达,似乎是无惊无喜无哀。这也是继奶奶、外婆和父亲去世后,又一亲近的亲人离去。
 
“去者是归途,生者是过客”,此刻内心安静精神恍惚,生命轮回宛如草木,一切如落叶归根自然而然。
 
华灯初上,夜幕降临。走进一家小酒馆,点一盘牛干巴,喝点小酒,就着青梅道声“一路走好”。我已经开始习惯亲近的人会一一离开,也将接受终有一天我会和他们天上见的生命归结。无论生离还是死别,人生这一场旅行,无可避免却终会殊途同归。
 
星空璀璨,就着月光微醺走回客栈,幽暗的灯光从窗户散落巷子,有人在弹吉他,一对来自异国的情侣在跳舞......
 
每次旅行都有遗憾,沙溪也是。还想赶一次市集,想听一听流传千年的沙溪白族洞经古乐,还想凑个热闹参加一次白族歌舞盛会--石宝山歌会。
 
没关系,慢慢来,好像沙溪的时光:缓缓地,散散地。这就是沙溪,也是我很想念的沙溪。
 
文章源自:一棵桃花树  梅看见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网站地图

opyright 2010-2011, ljjsl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丽江金沙旅游网 版权所有 ICP证:滇ICP备14005447号-1 未经丽江旅游网许可,严禁任何企业、个人转做其他商业用途 如本网站有侵权等文章 图片 文字请及时告知 我们将在七个工作日内进行处理

滇公网安备 53070202001005号